《誰不服,給朕站出來》[誰不服,給朕站出來] - 第3章

  「老奴,末將叩見皇上。」

  寢宮內,周晨已經穿上了一身的龍袍。

  看着下面行禮的趙高和金鶴二人,面無表情的擺了擺手;「免禮吧!」

  「謝皇上。」

  趙高和金鶴二人站起了身,見周晨這位皇上中氣十足,面色紅潤,不免心下有些疑惑。

  不是說皇上重病已經下不了龍榻了嗎?

  怎麼看樣子一點都不像。

  難道是迴光返照?

  一想到這裡,二人的心裏就是狠狠的一顫。

  要真是迴光返照,那這大周的天可真就要變了。

  沒有人比他們二人更清楚現在宮內的情況。

  一旦周晨這位皇帝殯天,這大周絕對會改朝換姓。

  「張德毒害朕的事,想必你們二人已經知道了吧!」周晨俯視着趙高和金鶴二人。

  他知道,這深宮大內,基本上就沒有什麼秘密可言。

  尤其是他這個皇帝的身邊,不知道有多少雙眼睛盯着。

  張德毒害他這個皇帝被他處死怎麼大的事,不可能瞞過有些人的眼睛。

  只要宮內消息靈通的人,估計都會知道。

  「皇上,老奴對皇上可是忠心耿耿啊!」

  趙高一臉煞白的跪在了地上。

  他是周晨的另一位貼身太監,內廷的二號人物,地位僅次於張德。

  張德毒害皇帝被處死這件事,在來的時候他就已經知道了,心裏震驚的同時又充滿恐懼。

  要是皇上深究,他們整個內廷都得受到牽連。

  周晨冷冷的看着趙高,他最不相信的就是這種忠心耿耿的鬼話,怒聲道;「忠心耿耿就給朕去查,看看是誰想要朕的命,不管涉及到誰,一個都不許放過。」

  趙高聞言,連忙點頭;「是,皇上,老奴這就去查。」

  帝王一怒,浮屍千里。

  這話可不是開玩笑的。

  趙高已經感覺到了周晨這位皇帝身上的戾氣。

  比之前重了很多。

  在趙高離開後,周晨又看向了金鶴。

  此時,金鶴也跪在了地上,身為禁軍的三大統領之一,皇帝被毒害,他也是會受到牽連的。

  「金鶴,知道朕為什麼只叫你一人來嗎?」周晨問道。

  「末將不知。」金鶴憂慮的搖了搖頭。

  他心裏也奇怪,要論親疏關係,禁軍的其他兩位統領才是皇上的親信。

  而皇上不叫他的親信,反而只叫了自己一人。

  難道這是要追究責任嗎?

  「因為你是忠臣。」

  沒錯,周晨只所以只叫金鶴這一位禁軍統領,就是因為金鶴只認皇令,不認其他。

  就算是皇后武嬰這位二聖臨朝的聖人的命令他也不會認。

  這才是周晨只叫他這一位統領的真正原因。

  聽到周晨的話,金鶴臉上的憂慮盡去,一臉的激動。

  「謝皇上信任。」

  作為臣子,能得到皇帝這樣一句的評價,那是最大的榮耀。

  「金鶴,從現在起,給朕掌管好禁軍,沒有朕的手諭,任何人不得調動禁軍,違者,殺。」

  周晨眼裡閃過一絲冰冷的殺意說道。

  「還有。」

  「立馬撤換皇宮內的守衛,尤其是朕身邊的守衛,全部撤換。」

  「朕不希望再發生今天這樣的事,明白嗎?」

  周晨看向了金鶴。

  金鶴眼裡閃過一道精光,立馬明白了周晨的用意。

  「末將明白。」金鶴心領神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