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塔奇人》[雙塔奇人] - 第6章 法術,引金入體

太陽逐漸落下西山,高一第一學期的最後一堂課終於結束。

班主任王興武站在台上,看着心思已經飛到寒假去的眾學生們,笑眯眯的,突然重重咳嗽了一聲,讓眾人安靜下來,聽他說話。

「雖然要放假了,大家也不要忘記修行。術法一途,一天都不可懈怠。新學期開始,學校會檢查你們的修鍊進度,要是看到有人停滯不前,後果你們是知道的。」他敲打道。

看到很多學生都苦了臉,他又話鋒一轉,「當然,休息肯定是要休息的,要勞逸結合,關於時間怎麼分配,就看你們自己的。好了,我宣布,高一第一學期,結束!」

話音剛落,教室里就響起歡天動地的歡呼,早就理好書包的眾學生三三兩兩地走出教室,議論着寒假要去哪裡玩。

洛奕星落在最後面,經過這一個學期的相處,眾同學都有些了解他的性子,知道他是看似很好相處,實則不願與人交流的那種人,所以如非必要,他們也不會去打擾洛奕星。

況且洛奕星現在「失勢」,就連當初鍾情他的那些女生,如今也有些「怒其不爭」的味道。

實際上是他們誤會了,洛奕星少和他們交流,是因為覺得他們談的話題太幼稚,自己一個二十五歲的成年人難以加入。

洛奕星慢悠悠地走着,想着自己的《陰陽十一脈經》已經可以運轉一周天,完全可以向學校申請學習法術,可看欒城術法高中公認的天賦第一人沈丘雲都停在了一周天以前,還未趕上自己的進度,他如果此時去學習法術,豈不是會暴露天賦?

洛奕星並沒有暴露天賦的想法,有兩個原因。

一是藏拙,槍打出頭鳥,所以永遠別當那隻出頭鳥。

二是紅蓮教。他對自己父母的死因存在疑慮。

他記得張陸軒說的話,他父母是玄階術師,當時他不了解玄階術師的概念,現在了解了之後才發現那是他遠沒有達到的境界。連玄階術師都死在了紅蓮教手上,他又怎麼能抗衡呢?所以他必須抓緊時間修鍊,同時隱藏實力,讓那紅蓮教看輕他,這樣才能在一些關鍵時候抓住機會。如果他表現出驚人的潛力,紅蓮教肯定會把他扼殺在搖籃里!

但是,抓緊時間修鍊,就意味着他必須趕緊學習法術。可如果不證明自己可以運轉《陰陽十一脈經》一個周天,學校是不會同意他進入法術室的。

這樣來看,倒是一個難解的「死局」。

洛奕星苦思冥想,突然釋懷地笑了,法術是成為術師的象徵,是必經之路,有了法術,術師才有了可以作戰的能力。他若是拘泥於藏拙,浪費了這個寒假,完全是在捨本逐末。運轉一個周天這種事,顯露就顯露出來了,他迫切需要掌握法術,這樣才能在再遇到紅蓮教的人時候,有一戰之力!

他有種感覺,那紅蓮教的人不會放棄他的。

想到這裡,洛奕星頓時下定決心,往法術室走去。

「站住!」

法術室外有兩個老師站崗。

這裡是欒城術法高中最重要的幾個地方之一。不止欒城術法高中,法術室是所有術法學校的根基,別說是學生,就連老師,社會上摸爬滾打好幾年的術師,也都對每所學校的法術室分外眼熱。

畢竟法術這種東西,有價無市,放在拍賣場里是眾人哄搶的寶貝,倘若能不花一分一毫得到一門法術,誰不想要這種好事?

「兩位師長,學生已達到《陰陽十一脈經》運轉一周天的要求,特來取一法術回去修習。」洛奕星拱手,很有禮貌。

聽到他的話,那兩名老師嚴厲的表情稍微柔和。其中一人問:「你是高二學生?學生證出示一下。」

洛奕星在聽到這老師前半句話時,神色微微一動,想說自己或許能冒充高二的學生,這樣一來就不必暴露天賦了,但聽見後半句,就苦笑起來,果然是自己想多了,法術室這種關鍵的地方,怎麼可能那麼輕易就糊弄過去。

洛奕星掏出學生證遞過去。

那老師掃視一眼,挑眉,語氣中帶着幾分驚訝,「高一新生?」他和另一名老師交換了個眼神,「高一才第一學期結束吧?就有能修習法術的人了嗎?」

他看向洛奕星:「證明一下你說的話。」

洛奕星嘆了口氣,知道這一關逃不過去,伸出右手,金煞在體內流轉,最終被他控制着匯聚到右手的食指,指尖散發出微弱的金光,雖然微弱,但確實是「能驅動元煞」的標誌。驅動元煞,是釋放法術的前置條件。

那老師的眼神驚訝,看向洛奕星的眼光中充滿讚賞,「果然已經完成了第一周天,你的天賦,竟是比那沈家的孩子還要強一點。」

「僥倖而已。」洛奕星指尖光芒暫消,對兩位老師微笑,「還望兩位師長能保密,學生無意校園爭鬥,只想安安靜靜修鍊。」

「你放心。」那老師說,「我們不是多嘴多舌的人。另外,你天賦雖好,可術法一途,這只是基礎中的基礎,況且法術的修習是另一回事,你萬不可因此而得意忘形,要戒驕戒躁,明白嗎?」

「明白。」洛奕星點頭。

不需要這位老師說,他也沒有因此時取得成績而沾沾自喜的心理,畢竟他有個強大無比的對手,紅蓮教。他所取得的這點進展,和紅蓮教藏在陰影里的龐然大物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好了,進去吧。記住,只可取一門法術,貪多嚼不爛。」另一位老師開門,把學生證交還給洛奕星,「你是金煞學生對吧?金煞入門左轉,走到頭最後一個書架,那裡有你要的東西。」

他剛才感知到了洛奕星指尖微弱的銳意,那是金煞獨有的特性。

「謝謝老師。」洛奕星走進法術室。

法術室和一般的閱覽室沒什麼不同,也是擺放着若干個書架,上面全是書籍,也有一些空槽,代表被人借走。沒有特殊的防護。洛奕星只能說,這法術室要麼還有別的他沒有看見的安保措施,要麼就真的是如此漏洞百出。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