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塔奇人》[雙塔奇人] - 第5章 修鍊

「哦哦哦,你來。」王興武回神過來,對洛奕星說,「把手放到感應石上就行,就像之前那些同學一樣,別緊張,要心無旁騖,用你的全部感官去感知。

覺醒其實是個玄之又玄的事,便是他們這些老師,也不理解感應石為什麼能引導學生感知元煞,這麼多年都這麼教過來了,他們對感應石的能力無比信服,如果連感應石都不能幫助學生溝通成功,那麼肯定就沒天賦,這是毋庸置疑的。覺醒失敗的人只能轉學去普通高中。

7班的方隊旁邊已經有十個失敗的學生了,此刻他們全都面如死灰,人與人的悲歡並不相通。

王興武看着他們吁了口氣,從某種角度上來說,無法成為術師是件好事,因為至少不用去面對城市外面虎視眈眈的妖怪,有什麼危險,就讓他們這些術師來扛。

然而對這些血氣方剛、心存夢想的孩子們而言,是不會這麼早就意識到這件事的。他們只會覺得自己低別人一頭。

王興武正悲憫着,忽然一陣耀光刺入他的眼眸,他下意識地用手遮擋,等到眼睛習慣了這種光暗後,再定睛看去,只見感應石像個畸形的太陽,把洛奕星整個籠罩進去,其他方隊的人視線也都被這股強光吸引,看清光芒來源後,面容獃滯。

什麼東西,感應石要爆炸了?

洛奕星微眯着眼,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他置身於耀光的中心,依稀看到一座接近實質的塔聳立在面前,高塔之下的陰影里,似乎還有一座暗塔,他看不清楚,只覺得胸口有一陣宛如心臟般親切的跳動。

冥冥中,他感受到兩股力量湧入他的身體,一股力量銳利,一股力量神秘,都很陌生。

強光消散,露出裏面莫名的洛奕星。

王興武不知道情況,只是咽了口唾沫,雲里霧裡地宣布,「洛奕星,金煞。」

是金煞吧,他心想,除了金煞,還有什麼元煞能爆發出這種銳利的強光。

「什麼東西,金煞?」隊伍後方的劉森柱等人傻眼了。

金煞、火煞絕對是最開始的五行元煞中攻擊力最強橫的。

土煞偏向防禦,而水煞專註治療,儘管到了中後期,五種元煞都會擁有極其恐怖的威力,可他們這些孩子,連能否成為術師都是個謎,又何談中後期呢。

現在擺在他們面前最嚴峻的事實就是,他們以為走後門進來的廢物,覺醒了五行元煞中威力最為強悍的金煞,而看剛才那璀璨奪目的金光,顯然親和度不低,起碼比劉森柱要高,現在這7班的領頭羊是誰,已經不言而明。

劉森柱陰着臉,「混蛋!」

不過他也有所慶幸,得虧覺醒的是土煞,不是木煞,否則以金克木的五行規律,日後豈不是被洛奕星吊起來打?

「金煞嗎?」洛奕星自語。

如果金煞是那股鑽入他體內的銳利力量,那另一股神秘力量又是什麼元煞?他所看到的那座高塔和暗塔是幻覺嗎?

洛奕星看向王興武,後者似乎沒看見那座高塔,對他溫和地笑了笑,語氣有關照之意,「很不錯,你叫洛奕星是吧,金煞學生,嗯,以後要好好努力,不要辜負這上天給予你的饋贈,有什麼不懂的就來問老師。」

一邊拍洛奕星的肩膀,王興武一邊想,洛奕星,等等,這是那個走後門進來的學生?他看向洛奕星的眼神頓時變得古怪起來,不管怎麼樣都沒想到,自己7班最出色的學生竟然是被其他班主人踢皮球一樣踢到他門下的走後門者。

要不是他心善,收了這個孩子,他的這屆7班,豈不是只有一個土煞學生能看?

王興武心中暗自慶幸,老師們之間也有競爭,王興武剛來欒城術法高中沒幾年,能在這個年紀當上班主任已經很不容易,但肯定也分不到太好的學生,前文就說了,學生能感知什麼元煞,除了覺醒儀式外,還有其他辦法可以一窺究竟。

像沈丘雲這種潛力非凡的學生,果然被分到了高一年級最老資格的那個女人手下。

王興武很清楚,看似平靜的校園,其實也是暗潮洶湧,不僅是學生,還有老師,自己現在有了個親和度那麼高的金煞學生,日後在老師們群體中也能抬得起頭了!

王興武一想到這兒,越看洛奕星是越高興,連續拍了他好幾下肩膀,把洛奕星拍得都迷糊了,心說這個班主任不會有什麼奇怪的癖好吧?

洛奕星回到隊伍,他是7班的最後一名接受檢查的學生,他覺醒完後,7班的覺醒儀式就算全部結束。

許多女生看到他回來,都想湊上來套近乎,但礙於王興武在場,都作罷。都是高一學生,沒那麼反叛,不至於開學就和班主任作對,於是一個個跟乖寶寶似的,站得筆直,一直到開學典禮結束,眾人回到班級,王興武講了幾句後離開,這股僵硬的氣氛才鬆弛下來。

劉森柱看着被女生們包圍起來的洛奕星,有些吃味,恨不得站起來告訴他們,「喂,我也覺醒了土煞啊,我的親和度也不低啊,我是土煞術師啊,未來有危險我保護你們,他這個金煞暴力狂能指望什麼?」

他顯然忘了一件事,即使天賦相當,洛奕星也有着一張比他更討女孩喜歡的臉,更何況現在洛奕星的天賦幾乎碾壓他,兩者相加,他被遺忘成小透明也情有可原。

「可為什麼你們這些男生也去套近乎啊!」劉森柱在心裏吶喊。

「劉哥……」劉森柱的狗腿子訕笑,「要不我們也去搞好關係,那可是金煞啊,以後想要在學校里混下去,有個金煞的大哥撐腰,我們的日子也要好受不少。」

「要去你們去。」劉森柱凍着臉。

那兩個狗腿子對視一眼,沖劉森柱說了句「抱歉」後,屁顛屁顛地擠進了「洛奕星後援會」。

劉森柱看到他倆竟然真的去了,下巴都掉到了地上,「媽的,我就客氣一句,你們倆還真去啊!」

他氣得快背過氣去,原以為自己的天賦,來了這所術法高中,起碼也是人中龍鳳,沒想到居然敗給一個走後門的,他娘的輸給沈家那個傢伙也沒這麼憋屈啊!

……

歲月匆匆,一個學期晃眼而過。

這個學期對洛奕星來說是特殊的,是充實的,是改變他整個人生的。

欒城術法高中或許在中土省排不上號,可是,對於一個一竅不通的普通人來說,算是徹底補足了他來到這個世界後在信息上的短板。

通過這一個學期系統化的學習,洛奕星不止了解到整個世界的動蕩局勢,還熟練掌握了體內流轉的這股銳利能量,哦不是能量,在這個世界應該稱為「元煞」。

光線明媚的卧室里,洛奕星盤坐在床上,感受着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