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塔奇人》[雙塔奇人] - 第3章 新家新的生活

汽車過了抬桿,駛入明珠佳苑。

這是一個高檔小區,棟棟樓房四周都鋪着鵝卵石小道,植被和高樓錯落穿插,幽靜的小路,無波的靜湖,優雅的長亭,爭奇鬥豔的群花,不時能看到中心花園有孩子的打鬧,遛狗的老人們在駐足交談。

洛奕星看着這充滿人間煙火的一幕,眼神微亮,露出懷緬之色,又想到自己不幸離世的父母,心底頓時湧現出一股酸澀,自己重生回來是想要改變人生的,可為什麼還沒等大刀闊斧彌補遺憾,就遭遇了這種人間慘事,前世沒有車禍啊,難道說他的重生是建立在雙親身亡的基礎上嗎?如果是這樣,他寧可不要,他要他們太平無事!

洛一鳴把車停入地下停車場,和蔣麗帶着洛奕星坐直達電梯上樓,明珠佳苑的住宅樓都是一梯兩戶。

蔣麗一邊開門,一邊對洛奕星和善地笑笑,「把鞋子脫在門口,我給你拿拖鞋。」

洛奕星不發一言,沉默地蹬下鞋,赤着腳站在門口的冰涼瓷磚上。

他從沒有聽說過自己的父親還有兄弟,洛一鳴在車上的話他也聽見了,似乎自己的父親還有些不同尋常的地方,以及自己的母親,之前那天理院的受傷者也說過,他們倆是什麼……玄階術師?

不對,他們倆情況應該比術師還要特殊。

因為聽洛一鳴的口氣,術師似乎並沒有什麼稀奇的,讓他對洛奕星的父親真正感到畏懼和諱莫如深的,應該還有別的原因。

蔣麗給洛奕星拿了雙早就準備好的嶄新拖鞋。洛一鳴在旁看着,沒說什麼,走進了屋子。

蔣麗引導洛奕星進屋,給他介紹哪裡是衛生間哪裡是廚房。

這套房子約莫150平方,裝修典雅,戶型極好,三室兩廳二衛一廚,南北通透,有面積很大的陽台。

洛奕星一邊看一邊心裏嘀咕,看起來自己這對叔嬸挺有錢的,可為何如此有錢,還要挪用他父母留下來的遺產?

「這是你的房間。」蔣麗停下腳步。

他們面前的是一個十來平方的屋子,床很大,上面鋪着天藍色的柔軟被褥,散發出一股淡淡的清香,有書桌,但桌上空空如也,有一個頂到天花板的書架,同樣空蕩。書架對着的是長方形的落地窗,透過窗戶能看到小區的中心花園,陽光從窗外潑灑進來,落在柚木色的地板上,一切都透出平淡而幸福的味道。

洛奕星心中五味雜陳,視線落到蔣麗的身上,發自由衷地感謝:「謝謝你嬸嬸!」

蔣麗有幾分受寵若驚,擺了擺手,「小事,我們以後就是一家人了,有什麼需求就和嬸嬸說,只要嬸嬸能滿足的,都滿足你。」

她是個教育工作者,對孩子的情緒很敏感,她很清楚地感知到,這個從見到他們起就封閉心靈的孩子,此時終於展開出一絲縫隙,讓他們的溫暖得以進來。儘管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絲縫隙,但那是光照進去的地方。

「好了,先適應一下環境。」蔣麗看了一眼腕上纖細的女士手錶,「我去燒飯,晚上想吃什麼?魚?大排?還是紅燒肉?」

「都行。」洛奕星笑。

「那就魚吧。」蔣麗說,「這可是嬸嬸我的拿手菜!保管你嘗了一次還想嘗第二次!」她轉身離去,洛奕星走進這間正式屬於自己的卧室,心中百感交集。

廚房裡,蔣麗忙着處理活魚,洛一鳴走了進來。

「今晚吃魚啊!」洛一鳴笑得賊忒忒的,從桌上那熱氣騰騰的臘腸炒蛋盤子里用手挑了一塊放進嘴裏。

「洗手了嗎你?沒洗手你就吃!還有,你是人,不是動物,不能用筷子嗎?」蔣麗刮著魚鱗。

「這不是老婆燒的菜太香了嘛!」洛一鳴作勢要從後面環抱蔣麗,被後者重重拍了下手,語氣嗔怪,「殺魚呢啊!不想被我誤傷就離遠點!」

「哈哈……」洛一鳴鬆開手跳開。

蔣麗一邊處理魚的內臟,一邊裝作不經意地說,「知道嗎,那孩子剛才叫我嬸嬸了,還謝謝我。」

「什麼?」洛一鳴一愣,隨即點頭,「算這小子有禮貌,比他爸好,從小到大就沒叫過我幾聲哥。自從成為了什麼術師後,就狗眼看人低,媽的,他小時候老子對他多好,什麼好吃的好喝的都給他,後來竟然變成這樣,真是太讓人寒心了!」

「這也看人。」蔣麗對洛一鳴的話不全信,這種家長里短只聽片面之詞是構建不出全貌的,「咱們的小菲肯定不會這樣的。再者說,現在的術法教育已經上了正軌,學校里除了培養術師的能力外,同樣也注重他們的操行。你弟弟這種情況在當初那種時候很常見。別說是你弟弟了,我姐不也一樣?自從嫁給一個術師以後,天天尾巴翹得比誰都高,要不是舒文每次都非拉着我回去,我是真不想回這娘家,不想見到她和她老公,還有總是偏着他們的媽!」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蔣麗稱得上是明事理了,但在自己姐姐這對夫妻面前,也會忍不住嚼舌根。舒文是她的弟弟。

洛一鳴嘆了口氣,「這樣看來,我比你好,我爸媽走得早,現在弟弟也走了,全家就剩我和房間里那小子兩個,不用在乎這些家長里短。」

洛一鳴說完,蔣麗抬頭看了他一眼,眼中閃過一絲柔和。

她清楚,洛一鳴肯定不像他表現出來的那樣平淡輕鬆,這男人當初身無分文,就是憑着一腔野心和拼勁,在欒城做出一番事業,他那狠辣拼搏的外表下,是一顆柔軟、傷痕纍纍的心。

兩人聊了一會,最終洛一鳴被蔣麗以「你在這我燒菜都慢了」的理由趕出廚房。

洛一鳴來到客廳,在沙發上坐下,用手機處理了一些簡單的公務,晚上六點左右,房門咔噠一聲開了。

「回來啦?」洛一鳴頭也不抬。

「爸——」進來的是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女,青春的氣息都快溢出身體,一雙漆黑澄澈的大眼睛,嬌俏玲瓏的小鼻子秀氣地綴在那膠原蛋白滿滿的臉蛋上,粉乎乎的臉頰簡直吹彈可破。她扎着高高的辮子,身材高挑,體態輕盈,目光流轉間有一種古靈精怪的嬌俏。

「今天回來的倒是早。」洛一鳴打趣。

來人是他的女兒洛筱菲,自從放了暑假,就三天兩頭不見人,要麼和那幫「狐朋狗友」在欒城各地玩耍,要麼就在洛一鳴給他們租的錄音室里搞什麼樂隊。

洛一鳴對這個女兒可謂寵上了天,基本上是洛筱菲想要什麼他就給什麼,關於這一點,他沒少給蔣麗批評。

「嘿嘿……」洛筱菲訕笑,隨後指了指客廳深處,小聲地說,「來了嗎?」

「原來你是為了這件事回來的啊!」洛一鳴眼一瞪,這丫頭竟然是惦記她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