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塔奇人》[雙塔奇人] - 第2章 無視邪物(2)

此,看來臨場的扮演還是差了點啊。」婦女露出反思的神情,隨後看着莫北修,似笑非笑,「但你有沒有想過,我既然敢扮演你的搭檔,那你的那個搭檔去哪兒了呢?我可不是一個人。」

莫北修面色微變,轉過頭,卻見汽車的另一側,一個體型壯碩的大漢沖他獰笑一聲,拉開車門,莫北修正欲阻攔,卻見那大漢臉上的笑容驟然凝固住,隨後衝著他咆哮道:「人呢!那小子人呢!該死,他們還有別的幫手!」

莫北修聞言,急忙向車廂里一看,果然,他們這次所保護的目標不翼而飛。

迷宮似的巷陌另一邊,洛奕星俯視靠在土牆上捂着傷口的年輕男人。

後者驚恐地看着他,「你你你你你你——!!!」

「我怎麼了?」

「你為什麼不受那邪物的影響?」張陸軒好半天才吐出這句話。

「不知道。」洛奕星搖搖頭,隨後問,「你是誰?你們又是誰?」

「我們?」張陸軒訝然,「你見過老莫了?」

「我不知道你說的老莫是誰。」洛奕星繼續搖頭。

張陸軒頓時無語,這孩子一問三不知,卻在這兒像模像樣地拷問他。

張陸軒解釋說:「我叫張陸軒,我和老莫是天理院的,是來保護你的,你被紅蓮教盯上了!」

「天理院,紅蓮教……」洛奕星咀嚼着這兩個詞,十分茫然,他的記憶還停留在十三歲那年,對這個世界的認知還很淺薄。但有意思的是,在這具十六歲的身體里,卻並非是一個十三歲的靈魂,而是來自異世界的成年人,也叫洛奕星,是重生回來的洛奕星。

洛奕星原本以為回到了十三歲能改變人生,卻沒想到,會突逢大劫,在這場車禍過後,他睜開眼睛出現在一棟高聳的建築物頂端,觀了不知道多久的星,在那裡,他不知寒暑,無論飢餓。如此過去了很長時間,某一天,他一覺醒來,入目的卻不再是漫天的繁星,而是無比蒼白的天花板。

他才知道,原來那是一場噩夢。

他還在慶幸自己終於能擺脫這個噩夢的時候,兩個陌生男女就突然出現在他面前,告訴他,他爸媽已經去世,他們是他的叔叔嬸嬸要接他走,離開的路上又發生了不可思議的事,洛奕星開始懷疑這對男女的意圖,他現在無法相信任何人,不管是天理院還是紅蓮教。

「紅蓮教就是害了你爸媽還有你的人。」張陸軒見他眼神閃爍,急着添了一句。

洛奕星眼神一動,隨後釋放出一絲冷意,「什麼意思?我爸媽是因為車禍死的。」

「你覺得可能嗎?」張陸軒苦笑,「兩個玄階的術師死於車禍?這種概率太低了。你爸媽的真正死因,我們還在調查,但可以確定的是,絕非意外,而且,有很大的可能和紅蓮教有關。」

「玄階,術師,這又是什麼跟什麼!」洛奕星糊塗了。

「總之,你沒事就好。」張陸軒鬆了一口氣,「要真是讓你落到了這紅蓮教的手中,我這司直算是做到頭了!」

「你都知道什麼,告訴我!」洛奕星追問。

「我知道的也不多。」張陸軒攤手,「而且現在這種情況,可不是向你講故事的時候,我——」

說到一半,他突然扣緊耳垂,那裡有個很隱蔽的耳機,他露出聆聽的神色,「是,是是,唉老莫,我這裡出了點意外,不好意思,讓那傢伙過去了。嗯?哦,跟你說件事,那個……目標在我這兒,我也不知道他是怎麼過來的,總之——是是,好,我現在就讓他過去。」

他垂下手,對洛奕星催促,「快,快,你趕緊回到車上,我們暗中保護你的事,別讓你家裡人知道。」

「我爸媽的事……」洛奕星還不放棄。

「以後會有機會知道的。」

「我以後要怎麼找你們?」

「我們會聯繫你的,你快走!」張陸軒推他,那邪物的效果馬上就要到了,凝固住的車馬上就要擺脫凝滯,洛奕星要是再不回到車上,就回不去了,除非他們把洛一鳴截停。

洛奕星深深地看了張陸軒一眼,見他神情誠懇不似作假,終於放心轉身離去,小跑回車上,車門砰的一聲關上,他看向窗外,凝滯的景物又開始流動,叔叔的聲音緩緩傳來:「是我的幻覺嗎?我怎麼感覺開了很久,卻還在這鬼地方,我走神了?」

洛奕星轉過身,透過後擋風往外看,一切如常,不知道那個受傷的年輕男人去了哪裡。

「怎麼回事?」

天理院的外勤車上,莫北修沉聲問。

張陸軒調息了片刻,睜開眼,眼神中流露出苦澀,「抱歉,我不是那傢伙的對手,他似乎天生蠻力,明明連黃階都不到,卻能無視我的攻勢。很奇怪。」

「這樣啊……」莫北修沉默,隨後寬慰,「紅蓮教的人一向不能以常理度之。我交手的那個人也很詭異。不過我想問的是,我們保護的目標他為什麼會不受那邪物的影響,他是術師?」

「應該不是。」張陸軒說,「我從他身上沒有感知到元煞的波動,就是個普通人。」

「那就奇怪了。」莫北修摸着下巴,隨後點了點頭,「難怪會被紅蓮教盯上。」

說來也是僥倖,那紅蓮教的人發現洛奕星不在車上後,就以為莫北修還有幫手,撤離得非常快,讓莫北修想留人都做不到,他不得不感慨這紅蓮教果真如傳言中所言那樣,神出鬼沒,謹慎小心,一有風吹草動就溜得比泥鰍還快。

「他們不會放棄的。」莫北修說。

紅蓮教還有一個特點,就是執着,他們會為了達成目標不擇手段。此時的放棄,只是出於理性的考慮。這些人在暗,他們在明,紅蓮教就像最高明的獵手一般,潛伏在暗中,不斷蠶食他們的精力,最終突然爆發,從他們的身上撕下最關鍵的一塊肉。

這就是紅蓮教,一個讓諸多術師都聞風喪膽的組織。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張陸軒聳肩,「我就不信,我們這麼多人保護,還能讓這幫混蛋得逞?」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