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塔奇人》[雙塔奇人] - 第2章 無視邪物

「天理院的人怎麼會出現在療養院?」

行駛的轎車上,洛一鳴的目光通過後視鏡不斷打量那沉默的少年。

在洛一鳴想來,這孩子一醒來就被他們接走,理應迷茫,理應慌亂,可這些情緒都沒有,那雙澄澈的眼睛裏他看見的只有讓他這個在商場打拚了十來年的老油條都感到罕見的淡定,甚至,有一些滄桑。

開玩笑!洛一鳴搖了下頭,一個十六歲的小屁孩,昏迷了三年,心理年齡滿打滿算也才十三歲,滄桑這個詞怎麼會和他扯上關係!一定是自己的錯覺。

洛一鳴把住方向盤,對副駕駛的蔣麗小聲說:「我就說這小子有古怪,跟他老爸當年一樣,依我看,我們還是把他送進職校,讓他住宿,然後等他成年就和他撇清關係!」

「你最好打消你這個想法。」蔣麗冷冷地說,「我已經和我朋友聯繫過了,他們同意他入學。我不希望我用出去的人情,被你一句話浪費。至於天理院……」

她頓了頓,像他們這種天佑帝國的人,很少有人沒聽過天理院的名頭,這是天佑帝國本土最大的一個術師機構,實力恐怖,對她和洛一鳴這種不是術師的普通人來說,恐怕一輩子也沒有打交道的機會。

據她所知,天理院的人素來神出鬼沒,雖說他們今天在療養院遇見了一個,但這不代表就一定和洛奕星有關係。

在蔣麗看來,洛一鳴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一丁點的風吹草動都能讓他對號入座到洛奕星身上。

蔣麗說:「和你侄子有關係嗎?那個天理院的人是對你出手了還是對我出手了?他只是碰巧出現在那裡罷了,你別小題大做。洛一鳴,我現在想想,你弟弟是不是也是個術師?你嫉妒他的天賦,現在把這份嫉妒延伸到他孩子身上了?」

蔣麗的話似乎說對了一些,洛一鳴的臉色變得難看,良久,才冷哼一聲,「術師很了不起嗎?術師窮困潦倒的多了,你要是嫁給術師,現在就等着喝西北風吧。況且,咱們家小菲也馬上就要成為術師了,我有什麼好嫉妒這小子的!你在胡說些什麼!」

「那你給我解釋解釋,你說你弟弟很古怪,究竟古怪在哪裡?」蔣麗終於逮到了機會。

「你別旁敲側擊了,我是不會說的。」洛一鳴口風很緊,一邊拒絕,一邊顧左右而言他,「況且孩子在呢,別提他爸媽。」

他說完,蔣麗也意識到,他們說話的內容,很有可能對洛奕星那年幼的心靈造成傷害。

想到這兒,蔣麗回頭看了一眼,發現洛奕星似乎沒聽見他們在說什麼,他正歪着頭,欣賞着窗外快速流動的景物。

蔣麗放下心。她是教育工作者,深知在洛奕星這個年紀會出現各種各樣的心理疾病,尤其洛奕星喪父喪母又沉睡三年,情況非常特殊。正因為此,她才不樂意洛一鳴把小孩送到職校,那樣子簡直是在葬送洛奕星的人生。

如此想着,冥冥中突然傳來一個空幽的聲音,似乎是更夫的鑼音,聲音的源頭既遙遠又近,聲音不斷地傳播,有如在山谷中回蕩,越來越輕,越來越輕,但久久不息。

「什麼聲音?」蔣麗眉頭微皺,隨後思維就停在了這個念頭上,身體宛如被凍結了一般,在安全帶的束縛下,牢牢綁縛在副駕駛的座椅上。

旁邊駕駛位的洛一鳴也是相同情況。

奇怪的是,明明他把油門踩到了底,可汽車卻渾然不動,宛如陷入了一片果凍般的泥沼。

整個車廂中,唯一能動的就是後排的洛奕星,他定定地看着一個方向,眼神中有奇怪的光彩。

他看的那個方向,是一輛老舊的公交車,車身上有斑駁不堪的廣告畫。

一個相貌平常的中年男人從駕駛位跳下車,步子沉穩地向洛奕星這輛車走來。他拉開車門,看到躺在後排一動不動的洛奕星,滿意地點了點頭,剛要抱洛奕星下車。

忽然,從汽車的後輪陰影中爆出一縷驚心動魄的寒光,直直地殺向他。

公交車司機餘光被這抹寒色充斥,面色急變,連退數步,這寒光如影隨形,讓他一時間擺脫不掉。眼看退無可退,他冷哼一聲,快速掐了個手決,整個人如同泄了氣一般,軟軟癱了下去,銳意進攻的寒光暫歇,露出一個國字臉男人,40來歲的樣子。

莫北修彎腰撿起那張人皮,面無表情,看向沉寂無聲的公交車,朗聲道:「想不到紅蓮教居然連邪物都動用了,真是大手筆啊,不妨出來見見,讓我看看是哪位教徒,也好勝個明白,日後與人吹噓,不至於連自己打贏的是誰都不知道。」

寂靜。

一個三十歲不到的年輕男子走近,笑道:「老莫,不會是已經跑了?你的激將法沒用啊。」

他是莫北修的搭檔,黃階術師張陸軒。

「不會。」莫北修搖頭,「那邪物還在發揮作用,他們沒走,而且就在我們身邊。」

「那你上去看看?」張陸軒看着那公交車,「玄階的術師我打不過,我幫你看着這小子。」

「好。」莫北修點點頭,剛走出一米,突然回身,化作一縷寒光,攻向張陸軒。

「你做什麼?!」張陸軒措手不及。

莫北修面如冷霜,繼續進攻,攻勢彷彿一張破不開的銀網,很快就讓那張陸軒敗下陣來,如之前那公交車司機一樣,瞬息化作了一張人皮。

「啪……啪……啪……」

從容的掌聲。

一個裹着頭巾的婦女從公交車上走下,她看向莫北修,眼神中帶着似讚歎似憐憫的意味,「想不到一個欒城分部,竟然也會有你這種心思細膩的高手,能告訴我你是怎麼發現他是假的嗎?」

「很簡單。」莫北修倒是不介意為這紅蓮教徒答疑解惑,因為他很清楚,這婦女也是假的,他貿然攻擊只會浪費體力,「我從沒說過你是玄階術師,你的氣息也隱藏得很好,我搭檔是不可能感知得到你的境界。而你一來便說出了這一點,這足以證明你不是我的搭檔,而且,你很想把我支開,我那個搭檔可是見了危險就要上的人。」

「原來如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