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塔奇人》[雙塔奇人] - 第1章 沉睡三年

欒城,中土省一座微不足道的小城,有「四河三山兩道川,九山半水半分田」之稱,因傳說遠古時期鸞鳥群棲於此而得名,常住人口不到32萬人,隸屬於天佑帝國的都城洛京。

八月中旬,已過初秋,空氣中仍夾雜着一絲讓人煩悶的燥熱。

欒城東北部的一條泥濘坎坷的鄉間土路上,紅色轎車正在以一個平穩的速度顛簸。

駕駛位上坐着的是個體型微胖的白面男人,年紀大約40歲左右,依稀能從五官辨別出年輕時英俊的容顏。

「彆氣了,好嗎?」洛一鳴時而關注路況,時而看向副駕駛位一言不發的女人,「這件事也不是我要故意瞞你的,確實是難以說出口。」

「有什麼難以說出口的?」他的妻子蔣麗微微冷笑,「有一個弟弟這種事,是什麼難以啟齒的事嗎?如果不是機緣巧合我接了那通電話,你是不是打算瞞我一輩子?」

「我……我……」男人一窒,他的確有這種打算。

蔣麗語氣稍顯柔軟,「我沒有生氣,我只是不理解,你為什麼要瞞我這種事?我也有弟弟。」

「這不一樣!」洛一鳴激動起來,語氣中帶着一種怪異,「我這個弟弟,如果不是必要,我真不想讓你知道,更別提接觸了,好在……算了,總之他和我那個弟媳,都不是正經人,我們兄弟倆的關係自從我們父親去世那刻起就徹底斷絕了。所以我也弄不明白,為什麼他的孩子,從法律上來說,會判我做監護人!」

「你什麼時候知道這件事的?」蔣麗問。

「三年以前。」洛一鳴支吾,「我知道他們夫妻倆竟然因為一場車禍就去世了時,真的難以想像,畢竟不管怎麼說,那也是我的弟弟,是我在這個世界上最後的親人,唉。」

「別唉聲嘆氣了。」蔣麗白了他一眼,「現在我們要去接的這個孩子,才是你唯一的親人。但你這三年才去看過他幾次?要真是像你說的那樣重視親情,就不會刻意隱瞞我到現在了!要不是我接了那通電話,以後被我發現,我一定會覺得這孩子是你的私生子,到時候事情可就鬧大了。洛一鳴啊洛一鳴,你可不是一個笨人,為什麼會做這種決定?腦子裡是怎麼想的!」

「我一開始是想和你說的。」洛一鳴訕笑,「這不是想找一個好的時機嘛……」

蔣麗看向窗外,過了一會,語氣幽幽,「三年前買房子的那筆錢,應該是你弟弟的遺產吧?我去查過,你根本沒有貸款,如果不是遺產,我只能說你攢小金庫的本事還真是不小。」

「你——」洛一鳴一愣。

蔣麗又說:「你也別怪我要查,知道這件事純屬偶然,我也沒想過問這件事,今天是話趕話到了這兒。回答我,是嗎?」

洛一鳴沉默,片刻後捎了捎頭,「是。」

蔣麗柳葉似的淡眉立刻豎了起來,「你膽子可真大啊,連自己親弟弟的遺產都敢挪用!」

雖說她當年看上洛一鳴,就是看重了他心中藏着的這股野心,但真的沒想到,洛一鳴被逼急了,連自己弟弟的遺產都敢拿來當自己的錢花。

「彆氣,彆氣!」洛一鳴安慰,「這筆錢我只是稍微挪用了一點,放心,這三年來我都填補上了。現在這孩子醒來,我肯定會一分不少地還給他。老婆,再怎麼說那也是我的親侄子啊,我怎會貪他的錢?我洛一鳴是那種人嗎!當初買房子要不是被逼得走投無路了,你爹媽催得緊,我作為女婿,既要給你爭面子,又要在他們面前挺直腰板,我實在是沒有辦法啊!」

洛一鳴這麼說,蔣麗微微嘆氣,她爸媽她知道,洛一鳴說被逼急了,倒是事實。

蔣麗岔開這個話題,「總之現在你弟弟的孩子醒了,以後就是家裡的一份子了,關於他讀書的事,你怎麼安排?」

洛一鳴像是早就打好了腹稿,侃侃而談,「這小子睡了三年,正常高中的課程肯定是跟不上了,按照我的想法,是讓他去讀職校,學得一技之長,日後畢業了也可以自己謀生。等他成年禮一過,我就把他爹留下的遺產還給他,到時候我們和這小子撇清關係,這事就算完了!」

「職校?」蔣麗皺眉,看到洛一鳴不禁掀起的嘴角,「我在欒城術法高中還有點關係,要不我們把他送到那裡去吧?小菲今年也考上了,到時候他們兄妹倆在同一所高中,也好互相照料。現在小菲長大了,好多心思我們都不知道,有個同齡人陪她,日後情緒上出什麼問題,我們也好對症下藥。」

欒城術法高中?……車子猛烈晃了一晃,蔣麗拉住頂棚拉手,穩住身子,大聲喊道:「你幹什麼?」洛一鳴重新穩住方向盤,咽了口唾沫,語氣複雜,「沒必要吧?你要是有這人情,何必花在這小子身上呢,給小菲找個好點的老師不好嗎?」

「你和你那個弟弟到底怎麼回事?」蔣麗厲聲問,「你自己也說了,那是你親侄子,怎麼感覺就像是個燙手的山芋,急着要撇清關係?你們那輩人的恩怨就沒必要牽扯到小孩子的身上了吧?」

「你不懂……」洛一鳴苦笑,「我弟弟他們家很古怪,雖說對他們不幸遇難這件事我表示很同情,但是,還是盡量別和他們扯上關係。哪怕是他們的孩子!這小子,沉睡了三年,連醫院都說無葯可醫,現在居然醒了過來,這能是正常人嗎?蔣麗,我是為了我們倆還有小菲的安危考慮,你別說我冷血。」

「古怪?古怪在哪裡?」

洛一鳴眼底浮現起難以形容的恐懼,搖了搖頭,「你還是別問了,我不會回答的。」

他緊閉着嘴,無論蔣麗怎樣向他投來質詢的目光,都不作聲。

蔣麗如同身上有一塊癢撓不到一般,十分難受。

但看洛一鳴這打死也不說的堅決態度,她就知道,當年這兄弟倆之間一定發生過不可告人的大事。

轎車在鄉間土路上沉默行進,在一片迷宮似的居民區中繞了將近十分鐘,眼前的景象才豁然開朗,坐落在他們面前的是一個環境優美、氣氛靜謐的療養院。

……

此時的療養院側樓二層,兩名年紀不大的女護士正在一個病房門口閑聊。

透過二人之間門上的風窗可以看到,門內的病床上端坐着一個十六七歲的小男生,蘑菇頭,冷臉,床頭卡上是他的名字:「洛奕星」。

「這簡直不可思議了。」一個護士由衷感慨,「沉睡了三年,醒來後不僅生命體征穩定,連肌肉都沒有產生萎縮,沒有明顯的後遺症,立即恢復到正常生活都可以。這簡直是醫學奇蹟。」

「是啊。」另一個護士語氣竟有些遺憾,「照顧他絕對是我有史以來最輕鬆的工作,只需要擦擦身,順便解決一下排泄問題就好了,比別的病人輕鬆多了!」

兩位小護士正說著呢,一個歐巴桑護士長走過來,對其中一個護士說:「劉敏,王醫生叫你過去一趟。」

「啊,現在?」劉敏一愣。旁邊的小護士捅了下她的腰,語氣促狹,「看起來我們的王永凡大醫生已經拜倒在小敏你的石榴裙下嘍,連上班時間都忍不住要和你你儂我儂,小敏你的能力不錯啊,居然能釣到這麼一個金龜婿,我好羨慕啊!」

「瞎說什麼呢!」小敏嗔怒地拍掉她的手,雙頰隱隱有緋紅一閃而過,「我和王醫生八字還沒有一撇呢,到現在為止也只看過一場電影,他找我應該是有事。」

「有事哦——」小護士故意拖長音,羞得劉敏快步離去。

五分鐘後,劉敏從王永凡的辦公室出來,臉上帶着失望的神色。

原來王永凡找她真的是有事,有正事。王永凡是洛奕星的主治醫生,現在洛奕星醒來,他給洛奕星開了兩個療程的葯,藥用是增強腦部活力,讓她去給洛奕星服用,順便教教這個孩子日後該怎麼服藥,餐前還是餐後,一天幾頓,一頓幾片,等等。

然而,以洛奕星這個病人的特殊情況,連康復訓練都不用做了,真的還需要吃藥嗎?

想到這,劉敏突然回到王永凡辦公室門口,正欲敲門,卻聽見王永凡的聲音從裏面傳出,語氣和平時完全不同。

如果說平時的王永凡是和聲細語、文質彬彬的翩翩君子,那麼此時的王永凡,絕對是個壓抑暴躁、陰冷易怒的反社會變態。同樣的人,為什麼會有如此反差的兩種性格?

「葯已經給那小子服下了,你們什麼時候到?我真的不想繼續在這鬼地方待下去了!愚蠢的護士,骯髒的病人,我真的受夠了!」王永凡如長舌婦般喋喋不休。

電話那頭似乎是在寬慰他。

過了十幾秒,王永凡的音量和聲調同時拔高:「別跟我扯這些!你們答應過我的!我不管,總之葯我已經下了,要是不派人,我就自己動手,把地址給我,我親自給你們送上門!」

又是十幾秒,他的聲音中夾雜着濃濃的怒氣,「天理院天理院!我們紅蓮教會怕天理院?讓他們來好了,來多少我殺多少!」

「啪——!」

他突然把電話一掛,手機重重摔到辦公桌上,胸膛氣得起伏不定。

突然,他目光一凝,看見門上的風窗外一個人影急急走過。他的眉頭皺起,摘下桌上盆栽葉片握在手心,拉開門出去。

「小敏,王大醫生叫你去幹什麼啊?怎麼去了那麼久,你們倆好歹也顧及一下我們這些單身狗啊!」

劉敏剛回到護士站,和她關係要好的小護士就迎上來八卦不停。

劉敏一言不發,如果有人細心觀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