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穿:開局病危,回檔系統帶我飛》[爽穿:開局病危,回檔系統帶我飛] - 第6章 校花李若若,真好看

作為高三年級主任,五十歲的張良富剛開始是笑容滿面的踏進了教室。

校領導最終採納了自己的意見,將這個階梯教室挪出了兩天的空期,給高三學子做考前自習室。

這不僅體現了領導對自己的信任,也給了自己展現潛在影響力的機會。

他每天都能接到無數個家長們關切的電話。

上至局長、副教授的社會精英,下到凡夫走販的市井小民,在謙卑的託詞之中,不僅他的虛榮感得到了極大的滿足,而且還收穫了名貴的茶餅這些小眾卻硬通的禮物。

今天是高考前的倒數第二天,也是最後一個自習日。

下午三點,手下的老師們將負責各科最後的查漏補缺,自己則負責紀律工作,所以提早了半小時到場。

然而,剛踏進教室的一剎那,他肺都要氣炸了。

學習成績極差的林揚,桌上一空無一物。

更要命的是,他竟然坐在李若若的旁邊,還恬不知恥的露出牙齒,笑着纏她說話!

這個林揚竟然敢這樣放肆?

李若若是誰?

學校的至寶,當之無愧的第一學霸,是寄託了全校師生的希望,衝刺江北市高考總分記錄的天之驕女!

張良富怒火直衝腦門,脖子上青筋虯起,直指林揚,怒喝道:「沒有課本的人,滾出去!」

原本鬧哄哄的自習室頓時鴉雀無聲。

林揚起初準備道歉,畢竟自己有錯在先。

換位思考,自己如果是老師,也不想看到學生兩手空空來上課,即使是自習。

但是這老頭的話字字誅心,已經不是簡單的批評,而是在一腳一腳地在踐踏自己的尊嚴。

這種情況,當然不必道歉了。

林揚的笑容逐漸消失,準備起身離開。

張良富眉頭一挑,見他挪動雙腿,有起身的跡象,不由得咧開嘴角輕笑。

一個刺頭而已,還治不了你?

他雙手叉腰,抖着腿,要看着林揚像條喪家犬一樣夾着尾巴爬出教室,滾出他的王國。

不少同學頓時開始同情林揚。

眾人細想起來,林揚他也絕不是飛揚跋扈的惡霸,只是成績差了點,家裡窮了點。

他平時大多沉默寡言,獨來獨往,最大的爭議只是前陣子跑到樓頂,給大家表演了一場「撕書「的行為藝術而已。

包括董山在內,更多的同學此時心想:如果是自己成績差,家裡又送不起禮,那台上低頭挨罵的人會不會是自己呢?

不少人選擇埋頭於書本,或者乾脆側頭望向窗外,來逃避那個顯而易見的結果。

林揚搖頭,眼裡的神采漸漸暗淡了下去,他伸手扶穩椅子,接着準備站起來。

忽然,桌面上有了變化!

綠皮的《語文》課本,還有四冊活頁筆記本,被那纖細白凈的手指從旁邊慢慢推了過來。

旁邊是誰?

是李若若啊!

眾人驚呆了。

董山差一點失聲尖叫,旁邊的啞巴同學也不可思議地捂住了嘴,手裡瘋狂的比划著。

校花李若若竟然將自己的一部分資料,在年級主任張良富的眼皮底下,緩慢而堅定的放到了林揚的課桌**!

而作為全場焦點的李若若,此時似乎正在演算一道難題,視線自始至終都放中性筆與草稿紙之上,彷彿一切與自己無關。

但那筆記本側面赫然寫了李若若三個大字!

這就是**裸的打臉!

這就是無聲的反對!

全教室里的人,尤其是附近坐在第一排、第二排的同學紛紛心頭一緊。

最優秀的學生,用最鮮明的方式與年級主任唱了反調!

眾人的耳邊彷彿響起了大提琴沉穩而莊嚴的和弦。

隨之而來的是潮水般氣勢恢宏的人聲吟唱與管弦鋪墊。

女神領袖高舉旗幟,帶領手持鎚子與鐮刀的工農步步緊逼,在懸崖上與殘暴的領主展開對決。

一場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