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穿:開局病危,回檔系統帶我飛》[爽穿:開局病危,回檔系統帶我飛] - 第4章 得救,然後明天高考?

說干就干。

林揚動手了。

他嘆口氣,閉上眼睛之後,將臉朝着洗手槽圓形旋轉塞子的方向湊了過去。

「吸溜,吸溜。」

林揚舔舐了兩口,沒有發覺到特別的味道。

他又用舌頭將嘴裏細碎的渣子瀝開,除了如同木屑一樣柴澀的口感之外,並沒有覺得它有特殊的地方。

於是索性將圓形塞子旋轉了半圈,對剩下的另一半黑渣開始品嘗起來。

這次終於能分辨出了一些熟悉的東西。

「發霉的豆渣、木耳、青菜味道,或許還有茶葉……」

林揚收回舌頭,眉頭緊皺,看向秦小紅問道:「那葯是這些成分嗎?」

「不是。」秦小紅面露尷尬,連連擺手,「這些東西是今天醫院食堂的配菜……」

「噦。」林揚胃裡頓時一陣翻滾,彎腰扶着牆,乾嘔出幾聲。

秦小紅眼眸一亮。

她跑去座位,從包包里取出一件物品,塞到林揚手裡:「這是藥瓶,有一塊黑團我怎樣都沖不掉。」

林揚定睛一看。

這是一個大小類似於前世550ml某寶,或者某夫三拳水瓶形狀的透明玻璃容器,只不過瓶口大小同底部,整個就是一圓柱體。

在這水瓶的瓶身與底部的結合處,還有掛着一丟丟的黑渣。

殘留的藥膏,無疑!

林揚感動到哽咽了。

「小紅姐姐,你早說啊。」

秦小紅不好意思地吐出小截舌頭:「才想起來。」

問她拿了根棉簽,林揚花了整整兩分鐘的時間,仔細地刮下全部的黑渣,然後連帶附在木簽上的棉花一起吞了下去。

下一刻,一股清涼的氣息順着喉嚨滑入胃部,然後擴散到全身。

猶如久旱之後恰逢降雨一般,原本酸疼乏力的四肢此時瞬間輕緩許多。

這種重新恢復生機的感受,上一次還是在穿越前,他剛跑完參加半程馬拉松比賽,一口氣喝下兩升的礦泉水。

得救了。

僅僅過了兩分鐘,林揚的臉上漸漸紅潤起來。

一股充沛的活力瞬間灌滿全身。

他甚至原地小跳幾次,嚇得秦小紅連忙左右護着,生怕摔倒受傷……

……

第二天,早上八點不到。

林揚辦理了出院手續,向秦小紅揮手致謝後,踏出醫院大門。

因為是學生身份,他只需要在住院清單上簽字,住院費用由學校和公家買單。

甚至院方還安排了一輛小車,會直送林揚到家門口。

經過詢問才得知,林揚這種怪病一夜之間痊癒的例子簡直是世間罕見。

ICU科室主任醫師便準備以此為題去撰寫論文,大體上將其歸結於科學化的指標檢測和食療管理。

而作為管床護士的秦小紅,因為照顧病患得當得原因,實習期也將會大大縮短。

作為提供病例的感謝,主任醫師大筆一揮,直接從醫務科申請出一輛小車,直接包送林揚到家。

面對這些好意,林揚欣然接受。

畢竟經過一番整理,赫然發現自己口袋裡總共才300塊錢。

暫時對當前物價都不太清楚,他秉持能省則省的態度。

不用花錢還能免費送到家,傻子才不同意。

大約二十分鐘的車程,光潔華麗的四門小車從江北省城二環的醫院出發。

繞過護城河,專車緩緩向郊外開去,最後在偏遠的城鄉結合處的一座平房前將林揚放了下來。

一愣神,他便在這粽瓦白牆的房屋前呆站了近十分鐘。

夏天的上午九點,太陽高掛。

林揚白色的T恤已經有些沾背,一股泥土和草木的味道從一旁的田地間吹來,恰好解了暑意。

更重要的是,這一幕熟悉畫面直接將他內心深處的記憶喚起。

穿越前,他也是從小鎮走出來的。

直到讀了博,因為替導師打理重點項目有了不菲的固定收入,他才在城市裡買了一處並不算大的公寓,把父母接來養老。

從那時候起,腦海里關於這類平房的記憶才漸漸淡去。

林楊揮去額頭上豆大的汗粒,觀察到四周無人,便扶着腦袋小聲問道:「系統,系統,我家裡有幾口人,具體情況如何?」

【系統助手:宿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