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子,夫人她表示很不服!》[世子,夫人她表示很不服!] - 第5章

  宋璟辰垂下眼皮沒答。

  幾乎是沒有任何猶豫,直接拆開了信封。

  從裏面倒出一個虎形物件。

  除了宋老太爺和他,無人知道這個東西的存在和意義。

  包括他的父親都不知曉。

  或許連崇安帝都不知曉。

  這是一枚可以號令宋家五萬私軍的帥印。

  原本其存在的意義是保衛大夏國皇室的最後一道保障!

  是先帝在世時就下密旨,讓當時還是國公爺的老太爺建立起來的。

  不到國破家亡之際時,不可出。

  宋璟辰將它握在手裡,一時只覺得可笑。

  他們要保護的人,卻也是要他家家破人亡的劊子手。

  從信封抽出一張薄薄的信紙,赫然是老太爺的字跡。

  「吾孫親啟,陛下此舉在吾預料之中。

  自古伴君如伴虎,大多功高蓋主之人命運不外如是,吾唯求家人能有一線生機。

  祖父知曉你是有大抱負之人,不要求你像你父親一般過活。

  但祖父也望吾孫謹記,黎明百姓何其無辜,萬莫造成生靈塗炭,平添亡魂!

  今日祖父為你賜下表字『慎之』,望你行事之前能慎之又慎。

  若能平淡一生,吾心甚慰,只願吾孫一生平康喜樂!」

  寥寥數語,宋璟辰看了有一刻鐘才做罷。

  讓楊叔端來燭火,親手將信燃盡。

  明明滅滅的火光下,楊叔只覺自家少爺似乎一夕之間長大了,讓他捉摸不透。

  天亮就要出殯,不顧李氏的阻攔,宋璟辰堅持要守靈。

  跪不了,就讓人抬着坐在那,母子二人相對無言,只默默的守着。

  ……

  另一邊的卧房裡。

  沈易佳睡得也很不安穩。

  她本是個孤兒。

  從有記憶起,就生活在一個表面是精神病院,背地裡卻是某人的私人研究所里。

  這裏面有很多像她一樣,有着特殊能力,被抓來做研究的人。

  靈液一直是她的秘密。

  心裏有個聲音,告訴她不能讓研究所那幾個壞老頭知道。

  所以她一直瞞得死死的。

  那些人也一直以為她就是力氣大,跑得快,身體恢復能力強而已。

  所以,她生活的還算不錯。

  除去每三天要放血一次,時不時吃些葯之外。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