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子,夫人她表示很不服!》[世子,夫人她表示很不服!] - 第10章

  崇安帝收回目光,不再提密旨一事。

  話鋒一轉道:「明日安排一隊人護送他們吧。」

  「陛下仁慈!」

  「行了,你也別拍朕馬屁了。」崇安帝擺擺手讓李公公起來,繼續埋頭看奏摺。

  裝似無意的加了一句:「畢竟這一路到酈洲路途遙遠,途中少不了會有不長眼的匪患。他們老的老,小的小,殘的殘。萬一遇見了可應付不了……」

  李公公聽得心裏一個咯噔,臉上卻陪着笑臉道:「還是陛下想得周到。」

  崇安帝對李公公的吹捧不以為意,繼續問:「廢太子這幾日可安分了?」

  「聽下面人說,一開始還整日喊冤吵着要見陛下呢。這幾日倒也安靜下來了,只整日在東宮裡飲酒。二皇子曾去探望過一次,只待了不到一盞茶的時間就出來了。」李公公畢恭畢敬的答道。

  說到這二皇子上官裕,可以說是幾個皇子中最不爭不搶的。

  其生母只是一個宮婢出身,一夜恩寵便懷了身子。

  後封為麗嬪,看着也是一個有大造化之人。可惜命不好,生孩子時沒熬過來血崩去了。

  上官裕便被抱到當時尚無子嗣的皇后身邊養着。

  待上官裕長到三歲時皇后誕下嫡子,兩個皇子便一同長大。

  雖不是一母所生,但兩人的關係一向親近,比之貴妃所生的大皇子和四皇子也不差多少。

  崇安帝冷笑一聲:「裕兒就是太過心善。竟然還來朕這為那逆子求情。罷了,怎麼說也是朕的兒子,朕總不至於要他的命。

  既然是廢太子,繼續住在東宮就不合適了,明日你去給朕傳道旨意,將廢太子封為安樂王,封地潯陽,即日啟程,無召不得入京。」

  李公公忙應是,心裏卻在咋舌。

  潯陽在北邊,那裡最是貧苦,加上旁邊就是匈奴人聚集之地。

  那裡的百姓更是常年受匈奴人燒殺搶掠之苦,把一個養尊處優的皇子發配過去,真的不是在讓其去送死嗎?

  宋璟辰去了南邊的酈洲,廢太子卻被安排在北邊的潯陽,這一北一南的,陛下這是依然防着他們呢。

  這時門外一內侍走進來打斷了李公公的思緒,那內侍在李公公耳邊說了幾句什麼就退下去了。

  李公公擦了擦額頭的汗,小心翼翼道:「陛下,長春宮來人說貴妃娘娘今日親自下廚做了您愛吃的菜,請您過去嘗嘗呢!您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