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替我愛着你》[時光替我愛着你] - 第七章 我會讓你生不如死

陳歡看着她,一邊哭着一邊哽咽着搖頭。

時光只是笑了笑,彎腰端上那杯被加了料的紅酒,「我喝。」

她的表情很從容,似乎那只是一杯普普通通的紅酒,就連一旁的兩個小姐也不禁有些同情她。

冰涼的玻璃觸感包裹着她的手心,只有時光自己知道,她的雙腿都在發抖,喝下這杯東西意味着什麼,在場的人都知道。

「慢着——」

她的唇剛覆上那冰冷的玻璃杯邊沿,便聽到黑暗深處那雙人沙發上坐着的人沉聲開口。

時光的手微微一抖,差點兒將手上的紅酒灑了一地。

她進來到現在,從來都不知道暗處還有一個人,那麼地無聲無息,冷眼旁觀着一切,

但是時光知道,通常那些隱在暗處的人,才是最終的決定者。

隱在暗處的男人一步一步走出來,昏黃的燈光下,男人的眼神有些冷,只是在她身上微微一頓,便看向那中年男人:「張總,這個人我認識,今天的事情就賣我個人情。」

等時光看清楚那人時,她只覺得整個人掉進了冰窟,從頭冷到腳,而賀祁那短短停留的眼神,就像是一盆水,潑下來,更冷,冷得她心窩子都在顫抖。

「時光,你有救了!」

而一旁的陳歡顯然不是這樣想的,她看着那莫名冒出來的男人,甚至是有些喜悅。

如果被這樣一個男人看上,總比那樣的一個中年男人看上好。

中年男人聽懂了賀祁的話,只是笑了笑:「既然賀總開口,我就算了,那麼,今天就先到這兒,場子留給你們。」

說完,起身,拍了拍賀祁的肩膀,奸笑道:「這小妞有意思,賀總可要好好憐惜。」

聲音不大,卻讓在場的人聽得一清二楚。

時光緊緊握着拳頭,站在原地,整個人僵硬得連呼吸都有些困難。

賀祁只是微微動了動唇角,開口的聲音有些不近人情的清冷:「謝謝。」

「阿意,你想開一些。」

陳歡看到時光的臉色,忍不住勸慰着,進來夜色,她早就知道不能清白脫身,掙扎不過來,也只能順從,這就是金錢的魅力,踩跨一個人的自尊和自愛。

她知道時光平時看起來一臉順從,但是性子最烈,原則最強的人卻是她。

在陳歡看來,眼前的男人是她在夜色兩年來看過最好的了,也算是對得起那一層膜了。

包廂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只剩下時光和賀祁,就連陳歡說的話,時光也沒有聽到。

她低着頭,卻仍然能夠感覺到頭頂直直而來的視線。

包廂裏面靜默了許久,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