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之雪》[神之雪] - 第3章 玄劍神威 誰與爭鋒

慕容紫嫣因為昨夜運功驅毒,功力未復,驅毒時體力也消耗不少,劍法漸漸被打亂,而黑化看出慕容紫嫣的疲像,立即揮刀向慕容紫嫣猛砍,不給慕容紫嫣一點休息時間。

「脫手」黑化一刀上刁,其威甚巨慕容紫嫣的玉霄劍被打飛了,慕容紫嫣也被震得倒退幾步,一時沒停住身形跌倒在地上。

「哈哈哈……今天我竟然能享用玄靈劍宗的人,真是痛快」黑化一陣狂笑。

「哼!我就算死也不會讓你辱我師門」慕容紫嫣狠狠的說。

黑化一臉壞笑道:「你以為你一死就一了百了嗎?就算你死了,我會把你的衣服全扒了,將你的屍首掛在洛陽城門上,讓天下人都知道」

慕容紫嫣罵道:「你、你無恥,你怎麼能這樣做呢?」慕容紫嫣說著說著聲音以帶有哭腔,「哈哈哈……你也會感到恥辱,但當時我們被趕出神州大地時,還不是一樣感到恥辱」黑化嘲笑道。

慕容紫嫣聽後,說:「你們殘害生靈,更侵佔我們的神州……」「住口,誰說神州就是你們的,我們也是世間的一份子,為什麼就不能住在神州里,至於殘害生靈,這世間本來就是弱肉強食,我們有什麼錯?」黑化打斷慕容紫嫣,反問道。

慕容紫嫣想辯解,但又無法找出黑化話的錯誤來,「哈哈哈……繆論,簡直荒謬至極」一個聲音從林中傳來,隨後走出一個人影,「小臨?!」慕容紫嫣驚訝道,風臨從樹林里走出來站在慕容紫嫣面前,臉上無絲毫對黑化的懼意。

「小臨,我不是叫你……」

「閉嘴」風臨打斷慕容紫嫣的話,慕容紫嫣不知從小到大都倍受寵愛,父母的都從沒罵過她,今天突然被一個比自己小的人喝令,一時呆住了。

「臭小子,為什麼我說的是繆論?你說」黑化怒吼道。

「哼!被趕出神州,那是你們咎由自取,沒錯你們也是世間的一份子,也是有權利住在神州大地上,但你們殘害生靈妄殺無辜,卻罪不容贖」風臨說道。

「好、好我來問你,什麼叫生靈?」黑化咬牙問道。

「生靈就是世間萬物」風臨說道。

「好,我再問你什麼叫殘害生靈?」黑化一臉殺氣的問。

「所謂殘害生靈,即妄殺無辜」風臨說道。

「好、好既然殘害生靈就是妄殺無辜,那我問你,你們人族天天吃的肉,可都是動物身上的,那些動物有罪嗎?」黑化問道。

「沒有」風臨說道。

「好,我又問你你們人族天天吃動物難道就不叫殘害生靈嗎?難道不叫妄殺無辜」黑化大聲喝問。

「天地萬物,循環往複,自古一物降一物,我們吃動物的肉,為的是維持自身性命,它們吃別的生靈也維持自己的性命,這本就是天地間的生存法則」風臨從容不迫的答道。

「既然你這麼說,那我們吃人又有何錯?」黑化問道。

「哼!我們吃別的動物沒錯,你們吃人就罪孽深重」風臨冷冷的答道。

「為什麼?」黑化怒道。

「我們吃動物的肉,為的是維持自身性命,而你們吃人肉又是為了什麼?就為了增長自己的道行,而無視別人的性命,道行可以日積月累而得到,人死了就無法復生,在說你們得到了道行又用來做什麼呢?還不是用來欺負弱小,引來洪水旱災,多少生命喪生與你們之手,你們為一己快欲,以殺人取樂,為一己食慾,吃剛出生沒多久的小孩添腹,難道說這還不是罪孽深重嗎?」風臨言辭藏鋒句句切中要害,黑化被說得啞口無言。

「可是這都是弱肉強食,誰叫你們的人弱」黑化半天得出一句話來。

「好一句弱肉強食,不錯我們人的確弱,你們妖族的體質的確得天獨厚,但後來我們這些弱者卻戰勝你們,你們還有什麼好抱怨的,以前我們還很弱小,你們這些妖怪橫行於神州之上,但你們給天下帶來了什麼?是災難,是橫屍遍野,除了我們,其他生靈也死傷遍野,神州浩土到處寸草不生,而我們將你們這些妖魔鬼怪趕出去後,神州大地又恢復生機,沃野連天,與我們比起來,你們還有什麼資格住在這塊土地上,以你們的話來說,勝者為王,敗者為寇,你們敗了就得在中原之外」風臨義正言辭的痛斥黑化。

「好,想不到你小小年紀竟有如此悟性,真是天縱英才,風臨我敬重你是條好漢,如果你想救那小丫頭,就與我決戰,我會堂堂正正的與你決戰,我不會用妖術和毒」黑化蛇面刀一橫,「快決定吧,是逃,還是戰」

風臨轉身,伸手拿玉霄,「小臨」慕容紫嫣捂住玉霄,「紫嫣姐姐,沒事的」風臨握住玉霄,慕容紫嫣只是輕扯一下就放開了。

「小臨……小心」

「知道」風臨轉過身,細看玉霄,玉霄劍刃晶瑩如玉,劍柄觸手就有一股清涼之氣,風臨不禁暗嘆不已。

「風臨小兄弟,誰先出手?」黑化問道。

「我還是第一次用劍對敵,雖然以前經常用木劍與別人打架,但畢竟不是真的,不如讓先他出手,我也好找出破綻」風臨想定,說:「你先吧」

「好,只要你敵得過我兩招,我就放了你們」黑化雙手握把,跳入高空,借下墜之力直劈風臨,刀刃破空聲極大,刀勢如泰山壓頂,刀風吹肉生疼,面對如此強力的一招,風臨卻面無懼意,雙手握把,舉起玉霄劍。

「什麼?!那小子準備與黑化硬拼,以此刀的破空聲可見其勢之猛,雖有玉霄劍,但小臨的臂力卻遠遜與黑化,這樣他的雙臂會被震斷的」慕容紫嫣看見風臨此舉,一時花容失色。

黑化勁招臨門,風臨亦有斷臂之險,風臨突然變招,以玉霄劍尖猛點蛇面刀的無鋒刀身,黑化勁招頓時改道,一刀劈在風臨身旁,風臨也不示弱,黑化一招落空,頓時破綻百出,風臨舉起玉霄劍猛劈向黑化的頭,黑化亦非泛泛之輩,一招失手馬上跳開躲過了這一擊。

「呼!想不到這小子如此厲害,差點陰溝翻船,但以他的劍法來看,他應該是後發制人的那種,好,我就讓你防不勝防」黑化跳離三丈外才站住腳步。

「好精妙的劍法,但後發制人始終失去先機,這樣會不會……」慕容紫嫣看見風臨化險為夷,鬆了口氣。

黑化此時以發起第二輪的攻勢,蛇面刀舞成一成刀網向風臨蓋來,黑化的刀網十分密集,刀舞得越來越快,更本找不出刀的本體。

「不好,黑化明顯是針對風臨而想出的刀招,風臨有危險」慕容紫嫣不禁又開始擔心起來。

風臨剛才之所以可破黑化的刀招,那是因為黑化刀的本體很明顯,風臨才可輕易破解此招,可現在刀舞得如此快,根本無跡可尋。

「這招退不得,我一退就必敗無疑」風臨挺劍栽入刀網。

「啊!」慕容紫嫣嚇得輕嘆。

「這小子活得不耐煩了嗎?竟然來尋死」黑化對風臨此舉也是驚嘆莫名。

不料風臨栽入刀網後,混然不顧刀鋒之利,挺劍直此黑化七寸處,「啊!好,我就避退你」黑化思緒一到,刀鋒迅速劃破風臨的身體,但風臨一往無前絲毫沒有退意。

「我的天,這小子不要命了,一命換一命不值」黑化收刀飛退,風臨沒有見好就收,劍勢以破竹之勢直攻黑化,黑化無法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