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之雪》[神之雪] - 第2章 白衣、神劍、絕花容

「哎呀!這麼快就天黑了,遭了睡過頭了,已經快天亮」

一個面目俊郎不過十四歲的少年翻身起來,揉了揉睡眼,他所睡之地是一間山頂的破廟,少年身着一件輕裝看來是要出門。

少年在破廟的佛像下的香爐中翻騰着什麼,「咿!那塊肉應該是在這的,我記的我是用油布包住藏在這的,怎麼不見了」少年不斷的翻騰但終究沒找到。

「汪汪」一隻大黃狗叫了兩聲,少年轉身一看大黃狗身前有一個油布裹,這不就是少年要找的嗎?「豆芽,你真乖」少年摸了摸黃狗的頭,打開油布裹,裏面哪是肉呀,根本就是兩塊磚頭,少年如被潑了盆涼水,「死狗」少年罵道,舉起磚頭往大黃狗砸去,大黃狗早跑得遠遠的,搖着尾巴好象在示威。

「我昨天為偷這塊肉,我差點被那吝嗇鬼的狗撕下一塊肉,豆芽呀,豆芽你到底有沒有良心」少年氣急敗壞的抱怨,豆芽卻搖着尾巴甜甜的叫了兩聲。

「哎!虎落平陽被犬欺,想我風臨一世英明,蓋世大盜竟被一隻狗偷去一塊肉,哎!」風臨仰天長嘆,「今天只得去偷地瓜了」

風臨收拾了一下,「上路」風臨喊了一聲,豆芽緊跟其後,一人一狗下山了。

此時離天亮還有兩個時辰,一路上天還是黑漆漆的,樹木只能靠輪廓分辨,向這樣的樹林黑夜裡沒有一個人敢來,可是風臨早已輕車熟路了,不一會兒,風臨來到了他的老朋友「吝嗇鬼」王全家後院,王全家是地主,經常剋扣傭人的工錢,人人都稱他為吝嗇鬼。

風臨看了看四周確定沒有人,小聲的說:「豆芽,干」豆芽顯然與風臨搭檔已久,一聽此言馬上兩隻前爪往地里使勁的刨,不一會而十多個地瓜便裸露在地面,「豆芽幹得好,走」風臨把地瓜裝如帶來的口袋裡,貓着腰輕手輕腳的到了圍牆下。

「汪汪」一陣狗叫傳來,「不好,吝嗇鬼的狗,豆芽對不起了」風臨從兜里揣出一根骨頭,骨頭上布滿了牙印,顯然是被豆芽腰過不知多少遍了,風臨向吝嗇鬼的狗扔去,不料豆芽來了個半空攔截咬住了骨頭,豆芽馬上調頭就越牆而出。

「啊!豆芽你」風臨聽到王全家有人起床了,吝嗇鬼的狗也沖了過來,不敢停留翻牆逃走,一路上直奔破廟。

風臨跑到半山腰停下來喘着粗氣,「豆芽你這叫是舍大取小,我的命還不值一根骨頭嗎?」風臨氣喘吁吁的罵道,豆芽調過頭不理風臨,風臨頓時氣結,「你這……」風臨剛要罵,突然聽見草叢裡有一陣沉重的喘息聲。

「咿!深更半夜的是誰呀?」風臨走過去,扒開草,只見一個人躺在草叢中喘着粗氣,風臨打亮火摺子,只見草叢中的人是一個壯漢,一身血污胸口上還有一道劍痕,顯然是受了劍傷,豆芽走過去聞了聞此人的鼻子,然後點了點頭。

「救人一命勝造七極浮屠,救」風臨打定注意,把裝有地瓜的口袋遞給豆芽,豆芽一口咬住袋口,風臨拉起此人背在背上,「呵!真夠重的」風臨咬着牙一步一步的走上了山頭進了破廟。

風臨放下背後的人,「撲通」風臨坐在地上喘着粗氣。

風臨休息片刻後,立即去找了些水,風臨幫壯漢抹去臉上的污垢,手剛要揭開壯漢的上衣,脫了上衣,風臨腳不小心觸到壯漢的右腰,突然壯漢雙眼一睜,一手用力掐住風臨的脖子,風臨被掐的喘不過氣來,風臨突然想到壯漢有傷,風臨一腳踢在壯漢胸前的劍傷上。

「哎喲!」壯漢馬上鬆開手,風臨得釋馬上跳開,說:「你這人是怎麼回事?我救了你,你還想殺我?」

「你救了我,哎喲!可惡的慕容程,這一劍幸好我躲得快要不然就栽了,小子你過來」壯漢喊道,風臨顯然心有餘悸遲遲不動,「哎呀!你怎麼這麼慢,我不會在掐你了」,風臨聽後問道:「大叔,你說的是真的?」

「沒錯,是真的,還有你不要叫我大叔,好象我很老一樣,叫我鐵淫真人」

「恩!?鐵『淫』真人」風臨把淫字讀的極重,「沒錯,我是四鐵真人里的鐵淫真人,你聽說過嗎?」鐵淫真人自豪的說。

風臨搖了搖頭,「啊!四鐵真人這麼有名都沒聽過,你快過來呀」鐵淫真人叫道,風臨慢騰騰的走過來。

「小子你叫什麼名字?」鐵淫真人問道,「風臨」風臨說道。

「風鈴,就是那個風一吹就會響的風鈴?」鐵淫真人問道。

「不,不,是臨危不亂的臨」風臨解釋道。

「都一樣,有點像女子的名字」鐵淫真人自言自語的道,「我被敵人所傷,要運功療傷,你守住門口別讓人進來知道嗎?」

「恩」風臨答道,便站在門口,鐵淫真人則運功療傷。

一個時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