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老公錯嫁妻 蘇卿陸容淵》[神秘老公錯嫁妻 蘇卿陸容淵] - 第2章 逃跑新娘落入懷

蘇卿感覺自己血管要爆裂了。

秦素琴的葯下得太重了,她只吃了一小口,竟然就如此忍受不住,這要是都吃了,恐怕早就血管爆裂而亡了。

蘇卿整個腦袋都是懵的,身體像是漂浮在雲上,又像是行走在沙漠,她很渴,感覺自己快要渴死了。

「熱,渴…」

蘇卿已經忍受不了了,雙手下意識的去扯開自己的衣服。

「我送你去醫院。」

男人一眼就看出蘇卿是中了葯。

「幫我!」蘇卿抓住男人的手,她等不到去醫院了,她不想死的話,只能找眼前的男人幫忙。

男人冰涼的體溫讓蘇卿想要的更多,肌膚觸碰那一瞬間,最後一根弦也崩斷了。

「女人,你可要想清楚了,你知不知道我是誰?」

「我想活。」

蘇卿很簡單的表達自己的意思,其實在那一刻,她也沒有過多去思考別的。

她只有一個念頭,活着。

藥性早就佔據了理性。

蘇卿慌急的去解開男人的衣服,可半天都解不開,急得帶着一絲哭腔:「怎麼解不開啊!」

男人狹長的眸子微微一眯,嘴角揚起了一抹笑意:「乖,別急。」

蘇卿勾住男人的脖子,吻了上去,此時的她就像是擱淺的魚,而眼前的男人就是一池清泉,讓她本能地奮不陸身。

男人小腹一緊,眸色加深,嗓音暗啞:「女人,招惹了我,你可要負責哦,記住,我是你的男人,陸容淵。」

蘇卿意識早就不清楚了,根本無暇去思考對方的話。

車子幾乎晃動了一夜,蘇卿已經不記得兩人幾次瘋狂。

她最後體力不支,暈了過去。

醒來時,已經是第二天中午了。

她感覺全身彷彿被碾壓過,昨夜的記憶湧入腦海,再看清身處的環境,還有身下那抹刺眼的鮮紅,鼻尖一酸,她有想哭的衝動。

命保住了,可她跟楚天逸沒有可能了。

看着凌亂在車內的衣服,可知兩人昨夜有多瘋狂。

蘇卿悄悄瞄了一眼還沒有醒的男人,那是一個極好看的男人,連她一個女人都忍不住驚嘆的容貌。

五官深邃,稜角分明,劍眉高鼻樑。

目光下移,落在男人赤裸的上身,肌肉線條分明,薄薄的肌肉,一看就很有力量感,而她昨晚也見識了男人在那方面的強悍程度。

想到這,蘇卿的臉迅速紅了。

見男人還沒有醒,蘇卿麻溜的穿上衣服,不等她溜走,男人突然醒了。

「吃干抹凈,提褲子走人,女人,你也太無情了。」

陸容淵慵懶地伸了一個腰,似笑非笑地凝視着蘇卿。

「昨晚我們可已經是夫妻了,你想不認賬?」

「我、我…」蘇卿一時啞然,她昨晚招惹對方,而她確實想溜走,就當是一夜情,可看着男人那雙控訴的眸子,竟覺得愧疚:「抱歉,昨晚事出有因…」

「那可是我的第一次。」陸容淵用哀怨的眼神看着蘇卿,完全堵了她後面的借口。

蘇卿:「……」

「你想要什麼補償?」蘇卿說出這話後,忽然有一種去夜場嫖了一樣的感覺,看着男人的臉色沉了下去,她又解釋道:「昨晚我被下藥了,我繼母想把我嫁給一個腿瘸毀容快要死的人,我就是死也不會嫁過去的。」

陸容淵嘴角一抽。

死也不嫁?

看着蘇卿那副緊張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