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老公錯嫁妻 蘇卿陸容淵》[神秘老公錯嫁妻 蘇卿陸容淵] - 第17章 秘密露餡

唇上一片柔軟。

嘴裏卻是甜味,糖在嘴裏慢慢融化,蘇卿感覺每個細胞都浸泡在蜜罐里。

哪怕兩人早已經做過最親密的事,一個吻,依然讓兩人心跳加速。

蘇卿臉迅速爆紅,身子一陣燥熱。

陸容淵忍得有些難受,他放開她,嗓音暗啞:「真是個小妖精,真想辦了你。」

如果這不是在醫院,蘇卿剛退燒,陸容淵真想狠狠疼愛一番。

他自問克制力極強,可在蘇卿這裡,他卻半點克制力都沒有。

她就像是一朵致命的罌粟花,讓人上癮。

蘇卿毫不懷疑陸容淵的話。

這個男人在那方面的強悍程度,她見識過。

蘇卿羞澀於陸容淵露骨的情話,也感動於他的剋制。

見他忍得辛苦,突然,蘇卿揚唇一笑,捏住陸容淵的下巴,挑釁道:「誰怕誰。」

說著,蘇卿主動勾住他的脖子,手在他身上點火,

蘇卿也驚訝於自己的主動。

可在這一刻,她心疼他忍得辛苦。

陸容淵一怔,這是蘇卿在清醒下,第一次如此主動的與他親密。

陸容淵心底湧出狂喜,動情的呢喃:「卿卿。」

「少廢話。」蘇卿埋在他懷裡:「過一會兒我就反悔了。」

陸容淵一笑,親了親蘇卿的額頭,卻並沒有繼續:「先欠着,改天再滿足你。」

她剛退燒,他怕她承受不住。

蘇卿臉更紅了,這話說的好像她十分饑渴。

「老大,那個我…」

萬揚匆匆而來,見到房間里的情景,趕緊捂住眼睛:「我什麼都沒看見,你們繼續。」

萬揚連忙退出去,將門帶上,這才拍拍胸口,真是太險了,幸虧他閃得快。

陸容淵從蘇卿身上起來,淡然地整理着衣服:「你先休息一會兒。」

「呃!」蘇卿扯過被子,將腦袋蒙住,真是羞死人了。

辛虧剛才沒做什麼,否則被撞見,那才叫尷尬。

陸容淵看了眼躲在被子里的蘇卿,笑了笑,走出去。

萬揚在走廊里等着,見陸容淵這麼快就出來了,十分詫異:「老大,這麼快就結束了?」

不至於啊,老大的戰鬥力這麼弱?

陸容淵一個冷冽的眼神看過去,萬揚立馬閉嘴。

「什麼事?」

「老爺子讓你回去一趟,昨晚的事,老爺子應該知道了。」

「嗯。」陸容淵面無表情:「知道了。」

昨晚上他弄如此大的動靜,肯定瞞不過老爺子。

如今蘇卿退燒,他得回去給老爺子一個交代。

陸容淵以有事為由,讓蘇卿在醫院待着,等他回來。

陸容淵還是不放心,又將萬揚留下來。

蘇卿的手機被綁匪給扔了,陸容淵讓萬揚又買了一部送過去。

蘇卿立即給蘇德安打了個電話過去:「我通知你一聲,這次,我絕不會再放過秦素琴,我與她,這梁子算是結下了。」

說完,蘇卿就掛了電話。

她只是知會蘇德安一聲。

這次綁架,肯定跟秦素琴脫不了關係。

剛才她沒有在陸容淵面前追問綁匪的事,只不過是不想將陸容淵牽扯進來。

陸容淵只是一名網約車司機,他哪裡能抗衡秦素琴,這是她與秦素琴的恩怨,她自己解決。

蘇氏集團。

蘇德安盯着電話半天才回過神來,他不知道秦素琴又幹了什麼,現在他正為公司資金鏈的事焦頭爛額。

蘇卿感覺身體沒什麼問題,也就下地在醫院裏四處走走。

整層樓都十分安靜,其它病房都沒人。

蘇卿在走廊里溜達,萬揚從外回來:「蘇小姐,你餓了沒有,要不要吃點什麼?」

「不用了。」蘇卿沒有什麼胃口,也不好麻煩別人:「萬先生,你跟陸容淵認識多久了?」

對於陸容淵,蘇卿了解得太少,所以想從萬揚這裡打聽。

萬揚從善如流地回答:「還真想不起認識多久了,反正挺久了,老大這人不錯,蘇小姐,你跟了他,絕對是最正確的選擇。」

「他人確實很好。」

至今蘇卿也挑不出陸容淵半點不好的地方:「對了,萬先生,為什麼你叫他老大啊?」

萬揚說起瞎話來,那也是一本正經:「因為老大在家裡排行老大,所以大家都這麼叫。」

「陸容淵還有兄弟姐妹嗎?」蘇卿疑惑:「可他跟我說家中無兄弟姐妹啊。」

萬揚心頭咯噔一下。

草率了。

陸容淵確實沒有親兄弟姐妹,可同父異母的兄弟不少,且個個都是狼子野心。

萬揚反應很快,笑道:「我指的是堂兄姐妹。」

「哦!」

萬揚趕緊岔開話題:「蘇小姐,要不我還是出去給你買點吃的吧,你剛退燒,我給你買點清淡的粥怎麼樣?」

這要是再問下去,保不準就露餡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