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老公錯嫁妻 蘇卿陸容淵》[神秘老公錯嫁妻 蘇卿陸容淵] - 第16章 含糖的吻(2)

「出事了。」秦素琴臉色煞白:「蘇卿沒死,周哲的腿被卸了,你周叔叔正在氣頭上。」

「周哲廢了?」蘇雪臉上湧現欣喜:「真是活該,他是周叔叔最喜歡的兒子,周哲廢了,那周叔叔就會喜歡我多一點,說不定周家的財產最後也會給我呢,讓我認祖歸宗。」

「小雪。」秦素琴趕緊捂住蘇雪的嘴,警惕地看了眼門外,將門關上:「小心隔牆有耳。」

「媽,你怕什麼。」蘇雪說:「媽,蘇家要破產了,你得為自己謀後路,這蘇家千金哪有周家大小姐的名頭響亮,周叔叔之前答應過我,會讓我認祖歸宗。」

「小雪,這事沒這麼容易。」秦素琴比蘇雪看的通透,她做了周雄飛的情婦這麼多年了,一直都是偷偷摸摸,就連蘇雪也不能認祖歸宗,只能冠着蘇這個姓。

只可惜,她當年生下的不是個兒子,而是個女兒。

「周叔叔那麼疼我,我流着周家的血,認祖歸宗是遲早的事。」

秦素琴看着蘇雪如此期望着,她也不忍心把周雄飛的原話說出來。

「媽,對了,蘇卿那個女人怎麼樣了?」

「不知道,你周叔叔派去的人一個都沒有回去。」秦素琴想起一件事,問:「小雪,你之前說蘇卿交了個男朋友,還送了她一條價值八百萬的神女之心,那個男朋友什麼來頭,你清不清楚?」

蘇雪不屑道:「那就是個窮小子,穿着一身的地攤貨,開着十來萬的車子,哪裡送得起那麼貴的手鏈,八成是蘇卿說謊,那手鏈肯定是假的,安迪看走眼罷了。」

蘇雪壓根就不信那是條真手鏈,就算是,那也肯定是蘇卿出賣身子攀上哪個暴發戶買的。

……

蘇卿醒來已經是第二天早上了,退燒後,渾身軟綿無力。

睜開眼時,她看着窗外的樹葉,陽光在樹葉上跳躍,有一種一別經年的錯覺。

嗓子十分難受,蘇卿咳嗽了幾聲,她才意識到自己還活着,沒被淹死。

蘇卿的腦海里湧入昨晚的記憶,入水後,她好像聽到了陸容淵的聲音。

難道是他救了她?

屋內的動靜驚動了外面的人,陸容淵推門而入,見蘇卿醒了,心底湧起欣喜。

「卿卿,醒了。」陸容淵將她扶着坐起來,關心道:「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蘇卿看着陸容淵,眼圈忽然就紅了,心中一動,她撲進陸容淵的懷裡。

她昨晚差點就死了。

現在想起來,還十分後怕。

陸容淵將蘇卿擁入懷裡,溫聲道:「有我在,不用害怕。」

他感受到蘇卿在他懷裡發抖,昨晚,她一定害怕極了。

那一刻,陸容淵心底從未有過如此強烈的念頭,他想保護懷裡的女人,一輩子。

蘇卿緊緊地攥着陸容淵的衣服,吸了吸鼻子,情緒緩和後,這才從他懷裡起來。

這些年,無論出了什麼事,都是她自己扛,第一次有人對她說,不用害怕。

「你怎麼找到我的?」

陸容淵早就想好了一套說辭:「我打你電話,手機關機,我預感你出事了,立馬報警,是警察找到了你,不過綁架你的綁匪都逃了。」

陸容淵自然不會告訴蘇卿,那倆綁匪從此消失在帝京了。

蘇卿不敢想像,如果陸容淵沒有找她,那她是不是就死了?

劫後餘生。

蘇卿也沒有去細想陸容淵的話是真是假。

她在他這裡感受到的是前所未有的溫暖。

她入水後,好像有人也跟着跳下來,吻住了她的唇。

「陸容淵,你對我這麼好,萬一我以後離不開你怎麼辦。」

經過楚天逸一事,蘇卿不敢將一顆心全部交付出去。

可陸容淵對她太好了。

她就像從未吃過糖果的孩子,嘗到了甜頭,就戒不掉了。

「傻丫頭,想什麼呢。」陸容淵點了一下蘇卿的鼻子,滿眼寵溺道:「你已經是我的女人,除非我陸容淵死了,否則這輩子你都別想離開我。」

聽到「死」字,蘇卿下意識將食指放在陸容淵的唇邊:「不許瞎說。」

陸容淵笑着握住她的手,放在唇邊,輕輕一吻。

手心處傳來一陣酥癢,蘇卿臉頰泛紅。

就在這時,護士送葯進來:「蘇小姐,該吃藥了。」

蘇卿紅着臉將手抽回,瞪了陸容淵一眼。

陸容淵臉上笑意更深。

護士放下藥,叮囑了幾句就走了。

蘇卿最怕吃藥了,看着葯就發怵:「可不可以不吃?太苦了。」

「不行。」陸容淵倒了水遞給她:「良藥苦口。」

蘇卿蹙眉,拿着葯,心下一橫服下,連忙喝了水,嘴裏還是有苦味。

沒等她從苦味中緩過來,卻聽見陸容淵說道:「張嘴。」

蘇卿下意識張開嘴,還沒反應過來,陸容淵嘴裏含着一顆糖吻住她的唇。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