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老公錯嫁妻 蘇卿陸容淵》[神秘老公錯嫁妻 蘇卿陸容淵] - 第10章 定情信物

蘇卿見地上倒着一個光頭男人,一動不動,藉著遠處的路燈,能看清地面上有血跡。

難道人死了?

她撞見的不是打架,而是殺人?

蘇卿心道完了,靈機一動,笑道:「你們忙你們的,我們只是路過,我什麼都沒有看見。」

說著,蘇卿扶着安若想走,沒走兩步,她的視線里多了一雙男士皮鞋。

蘇卿緊張的手心冒着冷汗,壯着膽子,目光上移。

眼前的男人逆光站着,西裝革履,彷彿從地獄而來,帶着滿身戾殺之氣。

蘇卿的目光落在男人的臉上時,卻給嚇了一跳。

男人戴着閻羅面具,真如地獄而來的奪命閻羅。

面具下的陸容淵,眉頭皺起。

他沒想到會在這遇上蘇卿。

地上的光頭男人突然「活」了過來,朝面具男艱難地爬過來,哀求道:「老大,我再也不敢了,求求你饒了我這次,我是豬油蒙了心,才會背叛您啊。」

「老大,這個叛徒怎麼處置?」夏冬踢了一腳跪在地上的男人,臉上也戴着一張面具,面具上的圖案是小鬼。

其它人臉上都戴着同樣的面具。

蘇卿突然想起來一件事,之前安若跟她說起過,道上有一個叫『暗夜』的組織,裏面的每個人都戴着面具,專門干殺人越貨的勾當,猶如地獄的索命閻羅,主宰人生死。

為首的老大外號就叫閻羅。

她不會這麼倒霉,遇上『暗夜』組織了吧。

而眼前這個戴閻羅面具的就是暗夜的領導人吧。

「丟海里餵魚。」

五個字,輕飄飄地彷彿在說今天天氣不錯。

陸容淵特意改變了聲音,蘇卿沒聽出來,哪裡知道眼前的正是自己的男友。

「老大,饒命啊,我再也不敢了,老大……」

光頭男人直接被丟上旁邊的車子裡帶走了,凄厲的哀求聲漸漸遠去。

蘇卿下意識地咽了咽口水,傳聞『暗夜』組織的領頭人性情殘暴,果然如此。

夏冬掃了眼蘇卿與不省人事的安若:「老大,這兩人怎麼處置?」

聞言,蘇卿連忙低下頭:「我們真的只是路過,什麼都沒有看見,你們放心,我也不會亂說話的。」

夏冬:「只有死人才不會亂說話。」

「你們就當我們死了。」

蘇卿求生慾望很強烈。

空氣死一般寂靜。

蘇卿恨不得一腳踹過去,這個多嘴的男人,非跟她過不去做什麼?

蘇卿在心裏斟酌,她脫身的幾率有多大?

見疤痕男半天都沒有出聲,蘇卿用餘光瞄了一眼,正好撞上男人的眸子里。

那雙眸子太冷,望而生畏,猶如雪山之巔上的冰凌,帶着冷峭的寒芒。

讓人如芒在背。

四周的空氣驟然下降。

蘇卿心下一緊,連忙收回視線。

就在她想着如何脫身時,卻聽面具男咳嗽了幾聲,語氣淡淡地吩咐:「放她們走。」

蘇卿如蒙大赦:「謝謝。」

她片刻不敢耽擱,帶着安若趕緊離開,就怕對方反悔了。

夏冬問:「老大,真這麼讓她們走了?」

陸容淵摘下臉上的面具,目光望着蘇卿離開的方向,嘴角上揚:「找兩人,護送她們回去。」

夏冬更懵了,一副聽茬了的表情。

他們『暗夜』乾的都是見血的勾當,啥時候還當起了護花使者?

陸容淵睨了夏冬一眼,夏冬立馬道:「老大,我這就去。」

蘇卿回到出租房,將安若往沙發上一放,先倒了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