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棺》[蛇棺] - 第3章 我是墨修

聽說我爸讓我在張含珠家借住幾天,我看着開走的救護車,以及一地的蛇屍,有點心慌。
掃地人行道的阿姨,見到這一地的蛇屍,看着旁邊張家的小道觀,連忙雙手合十,嘴裏念個不停,眼睛卻一直瞄着我,一臉好奇。
我也不好久留,直接打了個車回去,路上跟班主任請了個假。
到家時,門口還拉着警戒線,我媽和我爸穿着睡衣站在家門口,我爸還在做筆錄,我媽在一邊不停的解釋,外邊圍滿了看熱鬧的人。
隔壁粉麵店的劉嬸見我,立馬嘿嘿的笑:「龍靈啊,你昨晚沒睡家裡啊。幸好沒睡啊,咂,你家樓上陳全的媳婦,被你爸泡蛇酒的蛇給纏了。」
「什麼是被蛇纏?」我聽着蛇酒就有點感覺不好,腦中總閃過陳全那異常的樣子。
劉嬸臉上露出一種古怪又稀奇的表情,眉眼好像都擠在了一起,又想說又難以啟齒的模樣。
旁邊的幾個平時在街的打溜的二混子嘿嘿的笑:「就是被蛇那個了,聽說早上陳順發現的時候,那條蛇,還有在裏面呢,是陳順他這個當老子的把蛇扯出來的,嘿,這公公把媳婦體內的蛇扯出來,咂!也是一奇了!。」
「真的是稀奇了,聽說過蛇纏人的,這泡了酒的蛇,居然也纏人。」劉嬸一臉怪異的表情:「那陳全也怪,媳婦死了,居然直接就抓着那條蛇跑了,現在好了,都懷疑他是故意做的。」
「那條蛇還跑了?」我只感覺身體發寒。
劉嬸立馬就來勁了,提着嗓子正要說話。
人群里,我媽見我回來,朝劉嬸沉喝了一聲:「這種事情,跟她一個小孩子家家的講什麼,晦氣!」
劉嬸嘿嘿的笑,叫着旁邊看熱鬧的進她家店吃粉。
我媽忙將我扯到一邊:「你回來做什麼,死了人,晦氣得很,快去學校讀書,家裡的事別管。正好你住張道士家,讓他給你畫個符什麼的,去去晦氣,都是要高考的人了,還這麼不講究。」
她一邊說,一邊掏出手機:「我給你轉點錢,你在含珠家住幾天,給人家買點水果啊,小禮物什麼的。有點眼力勁,有什麼活,幫着干,衣物自己洗了,別跟家裡一樣,洗了澡衣服一丟就完事,知道嗎!」
她這次挺大方的,直接給我轉了一千塊錢,還伸手叫看熱鬧的摩的司機送我:「先去學校,等晚上我去接你和含珠,幫你把衣服也送過去。」
「媽。」我緊抓着我媽的手,沉聲道:「我家是不是有一塊黑色的蛇形玉佩?」
我這話一出,我媽整個人都僵住了,沉眼看着我:「你怎麼知道的?」
「昨晚張道士家外面,死了一地的蛇,張道士被蛇咬得送醫院了。那些蛇都是跟着我去的。」我緊抓着我媽的手。
沉聲道:「我夢裡的那條黑蛇出來了,他告訴我,必須拿到黑蛇佩,還要找那具藏蛇屍的棺材。」
我媽身體有點發抖,看着我的雙眼好像一直在跳動。
「聽說你家樓上死的那個女的,是被蛇那個給活生生弄死的?」摩的司機也一臉獵奇的湊過來問。
「一邊去!」我媽臉色發沉,對着摩的司機沉喝道:「死者為大不知道嗎?」
我家暫時是進不去了,我媽拉着我到一邊的奶茶店,這會連老闆都在看熱鬧,根本沒有人。
我媽正要跟我說什麼,陳順的婆娘就哭喊着沖了進來,大喊着讓我家賠命。
「你直接回老家,問你奶奶,這事你奶奶最清楚,等這邊事情解決了,我跟你爸回去找你。」我媽忙護着我朝外走。
把我推到路口:「你直接打車回去,不要怕花錢,等下我再轉錢給你。」
剛好路邊有個相熟的跑黑車的,我媽就直接讓那人送我回村。
我坐在車裡,就見陳順婆娘大叫着撲向了我媽,被我媽一腳就踢翻在地。
黑車司機叫袁飛,從後視鏡里往後面看了一眼:「你是蛇酒龍的女兒吧?」
蛇酒龍是我爸的諢號,大家都這麼叫。
我輕嗯了一聲,袁飛嘿嘿的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