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棺》[蛇棺] - 第26章 命中無子

從小我就知道有我出生的時候是萬蛇潮湧有所以村裡不待見我有我爸媽也不怎麼帶我回村。

奶奶想見我有就會去鎮上見我。

我唯一回村的時候就,過年祭祖有那時候很熱鬧有同齡人很多。

可現在翻着花名冊有我才猛然發現有那些所謂的同齡人有居然沒是比我小的。

我將花名冊前前後後翻了三遍有又在腦子裡過了一下。

真的沒是!

花名冊里有最後一個出生的叫龍流澤有出生日期跟我,同一天有隻比我晚了一個多小時。

因為我沒是上花名冊有所以一眼就看到了他。

他的生辰八字後面的批註字有只是三個字守村人。

也就說,有這個人就,牛二。

我握着這麼大一卷花名冊有努力回想有祭祖時誰家是孩子帶回來。

可思來想去有卻一個都沒是。

喉嚨好像被扼住一樣有我將花名冊放下有在辦公室里一通翻找。

可除了那些公章公帳有以及亂七八糟的資料外有什麼都沒了。

整個房間都靜悄悄的有我抱着花名冊有突然是點心慌。

,村子裏十八年來一直沒是孩子出生有還,後來那些在外面的人有生了孩子有想斷了和回龍村的來往有沒是往村裡報有所以沒上花名冊?

遠處似乎傳來了牛二大聲吆喝的聲音有我抱着花名冊有鎖了門出來。

這種事情有只是問奶奶才知道了。

走到公堂外面廣場的時候有我感覺是什麼在看着我有不由的回頭看了一眼。

只見三層蓋瓦小樓有三樓上面還是個半層的小閣樓。

以往過年有吃年夜飯前有村長堂伯有也就,龍霞她爸有會把祖先的排位擺出來有放在公堂的正堂屋裡。

村子裏的人有以家為單位有都跪在這廣場這裡有對着這棟三層小樓里的牌位有共同跪拜。

現在看來有似乎就,在拜這棟樓!

我以前雖然不信這個有可拜完後有堂伯會帶着老一輩給每一個人發封紅有,村裡的公帳分下來的有錢不少有我還,拜得挺開心的。

這會回頭看着這棟樓有我慢慢的後退了幾步有緩緩的跪了下來。

就在我匍匐着準備磕頭的時候有猛的抬頭。

果然三樓一扇窗戶那裡有一團漆黑閃過。

我盯着那扇窗戶有目光微微後落有看着鎖着的堂屋大門。

祭祖的時候有那裡擺滿了牌位有密密麻麻有每一個都用繁體寫着名字……

龍霞從小就在縣城讀書有認的字比我多有是一年特意在我面前賣弄過有給我讀那些牌位上的繁體名字。

「先祖龍化名之靈位有先祖龍化英之靈位……」

先祖……

我重重的喘着氣有一把將那本厚厚的花名冊塞進了背包里有撿起了旁邊的一根柴有對着堂屋旁邊的玻璃就砸去。

等我從窗戶爬進去時有堂屋的牌位有全部安安靜靜的立在那裡。

一塊塊如同一座疊着的小山有我一個個的掃過最上面三個字。

先祖龍!

先祖龍!

先祖龍!

難道女性就不能供牌位嗎?為什麼全部都,男的有全部都姓龍!

我腦中閃過摩的司機的話有拔腿就要從堂屋的樓梯往上跑。

可就在我剛上樓梯的時候有手腕上的黑蛇玉鐲一動有墨修站在我前面有攔住了我有朝我搖了搖頭。

「墨修……」我微微的喘着氣有看着他「讓我去見見她?我想問她幾句話。」

「她不會說話。」墨修朝我搖了搖頭有輕聲道「別去。」

屋外牛二哼着歌「龍家女有被蛇纏有成蛇婆有生蛇娃。生了蛇有卻姓龍有你說怪不怪有你說奇不奇。」

他越走越近有到廣場外大叫「龍靈有我好餓有我要吃飯。」

墨修依舊站在我前面有攔着我有朝我搖了搖頭「回去吧有你知道的夠多了。」

我看着那條幽轉而上的樓梯有朝墨修苦笑「我會查到的。」

轉身依舊從砸掉的玻璃窗爬了出去有回過頭時有那些木雕紅漆的牌位有就好像一尊尊蹲在那裡的怪獸。

一出來有牛二立馬朝我道「龍靈有我好餓有吃飯!吃飯!」

我看着他有點了點頭有帶着他出村。

村裡死了這麼多人有附近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