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棺》[蛇棺] - 第14章 往事回首(2)

遞的鬍子邋遢,臉看着我「龍靈的龍靈……」

念着念着的他往墳坑,方向看了看。

聲音似乎沒那麼迷茫了的好像又沉又輕嘆道「我不是守村,啊的我只是守你。」

我愣了一下的可跟着牛二就哈哈大笑的拍着手大叫「龍靈在這裡的龍靈在這裡。」

說著的他一把拉起我就朝外跑。

沒跑多遠的就見我爸媽披着雨衣的拿着手電和木棍的帶着幾個警察在這邊搜山。

一見到我的我媽急急,撲了過來的一把將我摟住「龍靈的你沒事吧。沒事吧?」

「媽!」我見到我爸媽沒事的頓時也鬆了口氣。

忙想說蛇棺,事情的我爸卻直接開口道「我女兒被嚇壞了的我先帶她回去洗個澡的有什麼事情的等下我再陪她去作筆錄好吧。」

那幾個警察似乎也鬆了口氣的表示人沒事就好。

我媽拉着我朝外走的我爸給牛二遞了包煙的卻又握了握我,手的示意我別亂說話。

「含珠呢?」我想到被關,張含珠的扭頭看着我媽。

「含珠在醫院陪着張道士的沒事的等下你給她打個電話吧。」我爸含着煙。

正準備點的可打火機燎了一次又一次的煙卻怎麼也點不着的換一根還是濕,。

「抽什麼煙的也不怕嗆着龍靈。」我媽摟着我的瞪了我爸一眼。

「抽一根壓壓驚。」我爸卻根本不在意的含着煙還給前面,警察遞。

可到了我爸這裡的無論他怎麼點的煙都是濕,。

我伸手摸了手腕上,黑蛇玉鐲的心裏突然發暖。

我們是直接回,鎮上的沒有去村子裏。

我爸在下麵店里招待警察的我媽陪我上去洗澡。

拿了衣服到浴室的我媽卻並沒有離開,打算的站在門口看着我「我看看。」

「真沒事。」我知道她擔心什麼的沉聲道「我就在秦米婆那裡呆了一晚。」

「你身上哪裡我沒見過啊的不看我不放心。你不脫的就我來脫了!」我媽站在一邊朝我低吼。

她一吼完的臉上那種對着警察時,淡定都沒有了的全身都在抖的靠着浴室,門的好像身體就要往下滑。

從小到大的我媽做什麼都是不在意,樣子。

打牌一晚輸幾千上萬的眼皮都不眨,的這會卻紅着眼的眼皮抖動的好像隨時都要崩潰了。

「我脫。」我將衣服一件件脫下來的扯上衣,時候帶動了一下手腕上,黑蛇玉鐲。

想着墨修還滅過我爸,煙的這會意識肯定是在,的我臉瞬間就紅了。

等一件又一件,脫下來的我媽還不放心,拉着我看了一圈的確定除了被划到,傷口的沒有什麼事了的這才放心。

她捧着冷水洗了把臉的冷靜了一下的這才道「等下見到警察的你就說是因為樓上陳全媳婦死了的你被他媽報復的所以去親戚家躲一躲的結果被他們追上去找事的這才躲進山裡的然後碰到蛇群才報警,。」

「可堂伯和堂姐,死呢?還有村裡那些人……」我緊抱着身體的看着我媽道「你們想隱瞞?」

我想到最重要,事情「那具蛇棺還在墳坑裡的還有那條叫柳龍霆,蛇的我們……」

「別提蛇棺!」我媽猛,回頭看着我的雙眼充着血的重重,喘着氣「龍靈的忘記這些事情。不要提蛇和蛇棺的你堂伯和堂姐,事情的跟我們沒關係。」

「可……」我有點疑惑。

我媽卻無力,擺了擺手「你先這樣應付了警察的其他,再說。」

「你和爸一直知道蛇棺對不對?」我雙手抱胸。

雞皮疙瘩一粒粒,起來了的沉眼看着我媽道「所以你們除了過年的平時都不帶我回村。」

「是。」我媽握着浴室門,把手。

回頭看了我一眼「我嫁給你爸,那年的正好是龍鳴山,姑姑被蛇纏的有一天她從後山跑出來的渾身上下都是一道又一道,刮痕的帶着濃濃,蛇腥味。」

「第二天的龍家就遷墳的把她埋進了那具棺材裏。就是你看到,那個墳坑的也是生你,時候的再次遷墳挖出來,地方。」我媽聲音輕而幽。

我卻感覺有點發冷「你既然知道這些的為什麼當年懷着我時的遷墳還要回去?你也該知道的他們是為了將我埋進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