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棺》[蛇棺] - 第1089章 求援引圍

[]

何壽問我接下來該怎麼辦,我根本也不知道怎麼辦。

但肚子吃飽了,我只是朝何壽擺了擺手:「我先去睡一會,你讓於心眉按原先的計劃,和白微商量着,將宴會辦好。她說什麼制錄著白澤圖的事情,讓明虛去辦。」

現在的情況,越浮誇就越好,至少得讓那些玄門中人安心。

何壽皺眉看着我,連廚房的白微和何苦都出來了。

我確實需要冷靜一下,進了竹屋,看着兩邊中西分離的聘禮,卻感覺那些金光閃閃啊的金器啊,透亮耀眼的鑽石寶石啊,都刺得眼睛有點疼。

連看都不敢多看一眼,急急的扭過頭去。

走到竹床,看着阿乖一件小衣服攤在床上,我又感覺眼睛痛得厲害。

乾脆直接一撲就趴在了床上,閉着眼睛,努力想着目前所有可以同仇敵愾對付有無之蛇的存在。

別說外面那些玄門中人了,連問天宗那些人和我,面對那些有無之蛇,都沒有任何勝算。

一道龍靈咒,就夠它們掌控我了。

而有無之蛇厲害到,完全能控制墨修,根本不是我們能對付的。

我躺在竹床上,翻來覆去,知道唯一的辦法是什麼。

卻感覺很不甘心!

可最終,我還是翻身坐了起來。

大步走了出去!

何壽不在了,估計是去辦事了。

何苦坐在外面,依舊在喝着酒,見我出來,朝我遞了一個酒罈:「去哪?」

我接過酒罈,抿了一口,然後遞給何苦道:「出去一趟。」

跟着大步朝着沉青卧病的竹屋走去,剛走兩步,就聽到何苦道:「你要去華胥之淵?」

我腳下一頓,扭頭看向何苦,卻還是點了點頭:「是啊。風家龜縮不出,可能就是在等這個時候吧。」

能對付有無之蛇的,其實也就只有華胥,先天之民,和風家那樣強大而又團結的力量了。

雖然不甘心,可不求他們,誰來對付有無之蛇?

難道就真的等阿乖困不住,它們出來將這整個地界吃光嗎?

何辜說張含珠為了幫我建蛇巢,可以背負着污名,死去。

風望舒可以在黑化和白月光中來回。

后土可以削骨為碑,斷頭顱、用神魂囚禁有無之蛇。

原主可以捨棄情愛,身死求得太一憐惜,換來這不知道多少萬年的太平。

我最多就是不甘心一點,有什麼不可以?

何苦倒靠着竹製台階,朝我道:「你知道這一去,代表着什麼嗎?別說你以後在風望舒面前,永遠低一個頭。你認為先天之民,會同意嗎?你殺了龍夫人,先天之民的聖女,忘記了嗎?」

「你應該等等,等他們知道這件事後,來找你,你這樣才佔著主動。」

「他們會同意。」我沉眼看着何苦。

苦笑道:「我現在去,不過就是讓他們多提條件,羞辱一樣罷了。可我等不起啊……」

可我不能拖啊,一旦拖了,阿乖能困住有無之蛇多久?

墨修以執念而生,存在了上千年,有着極強的執念,但被有無之蛇控制,也不過是眯眼一瞬間。

阿乖連月都沒滿,更甚至還是不足月被我強行催生下來的,他體內困着后土之眼中,所有的有無之蛇,他能困住多久。

南墟在哪裡,我們永遠都不知道。

好像就在腳底,可又好像在地心,又似乎哪裡都是!

墨修現在是死是活,我都不知道。

當初蛇棺事發,我懷了蛇胎,三宗四家五門,好像都知道了,很多強大的玄門,都有感應。

現在南墟出了這麼大的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