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夫人誓要離婚,暴戾傅少慌哭了》[少夫人誓要離婚,暴戾傅少慌哭了] - 第9章 到底還是你比較狠

從醫院處理好傷口出來,俞輕禾跟着傅兆陽一同坐上回家的車。

她對着窗口發了好一會呆,才總算消化了之前發生的事。

轉過身面向傅兆陽,滿懷愧疚地道歉,「傅叔,對不起,我又給您添麻煩了。」

在傅家生活了這麼多年,傅兆陽對她的好,點點滴滴她全都記在心裏。

但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傅兆陽竟為了她,直接跟冉家撕破了臉皮。

傅兆陽摸了摸她的腦袋,和聲道:「你沒有錯,是叔叔連累了你,生意場上的事本與你無關,我卻把你拖下了水,還害你受了這麼重的傷,應該道歉的人是我。」

俞輕禾敏感的聽出他話中的端倪,茫然地望着他,似懂非懂地。

傅兆陽朝她笑了一笑,「有些事,我不方便跟你說得太清楚,你只要記着,以後遠離冉家的人就夠了。」

俞輕禾仍是一臉懵懂,不過她沒多問什麼,乖乖地點頭應了下來。

女孩的乖巧溫順,讓傅兆陽的心又柔軟了幾分,越發地愧疚心疼。

這些年來,冉家一直想跟程家聯姻,明裡暗裡不知暗示了多少次,但他一直沒搭茬。

冉健宇是個老狐狸,心術不正,在業內的風評並不好,點頭之交還可以,但要上升為親家,他是打心裏拒絕的,更何況冉家還有個不省油的宋麗清。

也許是看他一直不肯鬆口同意,冉健宇就把壞心思打在了輕禾身上,聯合醫院這邊搞出今天這場鬧劇,想趁機逼他就範。

只不過冉健宇也太小瞧他了,他傅兆陽在風浪里摸爬滾打了這麼多年,倘若連這種漏洞百出伎倆都看不出來,傅氏集團這座大廈,早不知被別人吞併多少次了。

回到家後,傅兆陽親送俞輕禾回了房間,又喊來兩個女傭,細細的叮囑了一番,這才放心離開。

俞輕禾身上掛了彩,從頭到臉到手臂到大腿,全都被貼上了紗布,看着還挺慎人。

不過在醫院擦過藥膏後,倒也不是那麼疼了,就是行動多有不便,為了不讓水碰到傷口,她只能請女傭幫她擦洗後背。

好不容易清潔乾淨,她吹乾了頭髮,裹了浴袍從浴室走出來。

剛想去衣櫃拿睡衣換上,忽然,門外響起女傭驚慌失措的勸阻聲,「等一下!小少爺,您現在不能見,俞小姐她在……」

不 等女傭說完,門已經被人從外面推開,傅禹隋高大的身影出現在門口。

他臉上沒什麼表情,黑色風衣裹着風塵僕僕的氣息,顯然剛從外面回來。

看到俞輕禾一身白袍站在屋裡,傅禹隋神色微怔,很快恢復冷漠的表情,嘴角牽出一抹譏笑,「你還活着。」

俞輕禾沒想到他會忽然闖進來,下意識地拉緊領口,壓低聲喝道,「你來做什麼,給我出去!」

她裏面沒穿內衣,浴袍也只堪堪蓋了大腿的一半,雖然受傷的部位被白色的繃帶一圈一圈地纏着,但還是讓她有種被人看光的窘迫。

「我來都來了,你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