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夫人誓要離婚,暴戾傅少慌哭了》[少夫人誓要離婚,暴戾傅少慌哭了] - 第6章 這都是我的命

結束探視後,俞輕禾和傅兆陽坐上車,兩人各懷心事,俱都沉默着。

俞輕禾暗暗觀察傅兆陽的神色,見他臉上是少見的凝重,心下不由暗暗生疑。

她記得傅兆陽和冉健宇後來好像出病房去談話了,也不知是聊了什麼,回來之後,傅兆陽臉色就不怎麼好看了。

會不會是跟冉靜依的檢查結果有關呢?

俞輕禾越想越不安,按捺不住地問道:「傅叔,冉靜依的傷……是不是很嚴重?」

昨天她又慌又怕的,一時也沒想太深,回到家冷靜下來後,她又細細重新捋了一遍整個車禍的構成,漸漸地品出了些不對勁。

事發後,她第一時間檢查了冉靜依的情況,雖然冉靜依當時陷入了昏迷,但除了額上蹭了一道傷流了點血,其他都是好好的。

當時她還慶幸着幸好自己開的慢,及時調轉了車頭只撞到護欄,要真跟那輛忽然衝出來的大卡車相碰,只怕她和冉靜依這會都共赴黃泉了。

本以為冉靜依只是短暫昏厥,很快就會醒來,沒想到後來竟被送進搶救室,甚至還搶救到三更半夜。

昨晚聽傅禹隋說人已經醒來時,她本來以為應該沒事了,可剛在醫院,她看到冉靜依腦袋纏的厚重紗布,誇張得就跟剛動過開顱手術似的,這讓她不起疑都不行。

不就是額頭上蹭了道小傷口嗎?

一枚正常大小的止血貼都能蓋過去了,至於包成這樣嗎?

傅兆陽回過神,看了她一眼,淡淡地解釋道:「檢查結果還沒完全出來,現在還說不好。但靜依從小就體弱多病,以前還因為腦疾動過一次手術,醫生說這場車禍引發了些舊疾,情況不太客觀。」

俞輕禾一下呆住,半響才喃喃道:「是嗎……我不知道她以前還動過手術,如果受傷的人是我就好了……」

「不許說傻話!」傅兆陽打斷她的話,正色道:「輕禾,昨天看到你平安無事,我都不知有多慶幸!如果你有個三長兩短,我怎麼對得起你故去的母親?」

俞輕禾咬着唇,低下頭沒做聲。

傅兆陽安慰了她幾句,又仔細地問起車禍發生的過程。

他還是覺得這場事故很可疑,但他今天一直忙着,也顧不上叫人着手調查,趁着這個空檔,便打算先從俞輕禾這個當事人了解詳細。

俞輕禾素來對他毫無隱瞞,就把昨天的事又詳詳實實地陳述了一遍。

聽完她毫無保留的敘述後,傅兆陽沉思片刻,便吩咐司機掉頭開去4S店,讓工作人員調出當時的行車記錄儀,結果工作人員卻說記錄儀已經壞了,無法正常使用,就連存檔的數據也清空了。

眼看着4S店這裡找不到線索,傅兆陽打電話問了負責處理這場事故的交警。

那邊答覆說記錄儀在送去取證前就出了故障,同時還告訴他,事發地點剛巧落在的死角,道路監控器拍不到畫面,當時也沒有其他的目擊證人,對追源究底造成了很大的困難。

掛斷電話後,傅兆陽緊鎖着眉頭,陷入了長久的沉默中。

俞輕禾一直跟在他身邊,見他神色沉重,不免有些擔憂起來,「傅叔,你怎麼了?是不是出了什麼問題呀?」

傅兆陽神色微頓,溫和地朝她笑笑,「沒什麼,我們回家吧。」

看出他不欲多說,俞輕禾更是疑惑不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