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夫人誓要離婚,暴戾傅少慌哭了》[少夫人誓要離婚,暴戾傅少慌哭了] - 第2章 豪門秘密

氣氛一下靜下來,空氣像凝固了似的讓人難受。

傅兆陽見俞輕禾臉色蒼白如紙,也知道她被傅禹隋的話傷得不輕,不悅地皺了皺眉,沉聲呵斥兒子,「你給我閉嘴!還嫌事情不夠亂嗎?」

傅兆陽聲音很沉,面容冷肅,透着不容置喙的威嚴。

一個屋檐下共處了這麼多年,他不是不知道傅禹隋過去對俞輕禾有多囂張跋扈,只要不是特別過分,他一般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也就過去了。

因為他太清楚這個兒子的叛逆反骨。

若維護得太過,不僅不能平息這兩人間的矛盾,反而會激得這個逆子越發變本加厲,輕禾在傅家的日子會越發不好過。

聽出父親已在發怒的邊緣,傅禹隋冷嗤了聲,神色漠然地望向手術室門口的燈。

傅兆陽壓了壓火氣,低頭望向身邊的俞輕禾,緩了聲安慰道:「輕禾,你先別想這麼多,船到橋頭自然直,一切等手術結果出來再說。」

俞輕禾神色怔怔的,過了好一會兒,才輕輕地點了點頭。

時間一點一點地流逝。

半小時後,冉靜依的父母冉健宇和宋麗清也匆匆趕到了醫院。

眼瞅着女兒還躺在搶救室里不知死活,而同行的俞輕禾卻毫髮無損地坐在那,接受着傅兆陽的體貼關照,宋麗清眼中騰起憤恨的火光,衝著俞輕禾就是一頓劈頭蓋臉的怒罵,「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女兒怎麼會出車禍!」

俞輕禾被吼得往後一縮,抬頭望着面前這個凶神惡煞的女人,乾乾地解釋,「是、是剎車失靈了,我怎麼踩都停不住……」

宋麗清雙目猩紅,惡狠狠地瞪着她,「這麼說,是你開的車?」

俞輕禾表情一僵,剋制住微微顫抖的雙手,老實地點了點頭。

這一承認,就跟點了炸藥包似的,宋麗清尖叫着衝上去要打她,傅兆陽忙起身攔住人,皺眉道:「宋太太,這裡是醫院,請你冷靜一點!」

宋麗清正氣在頭上,哪裡聽得下去,齜牙咧嘴地恨不得把俞輕禾生吞活吃了,「你說得倒是輕巧!現在躺在搶救室的人是我女兒,你讓我怎麼冷靜!?靜依要真有個三長兩短,俞輕禾就是殺人兇手!」

殺人兇手。

這四個大字,如同針一般扎入耳膜,俞輕禾僵硬地站在那,胸口憋悶,幾乎要喘不過氣來。

宋麗清越罵越狠,原本靜謐的走廊全是女人尖銳的怒罵聲,場面一度極為混亂。

巨大的動靜引來不少路人駐足圍觀,醫護人員匆匆趕過來勸阻,冉健宇也也在一旁勸慰,但宋麗清根本沒有消停的意思,好幾次衝上去要打俞輕禾,幸好有傅兆陽死死護着,俞輕禾才沒添新傷。

鬧劇足足持續了半小時,眼看圍觀的人越來越多,傅兆陽終於耐心告罄,忍無可忍地打斷了對方惡毒的詛咒,「宋太太,請你積點口德!不要像瘋狗一樣亂咬人!」

宋麗清一直被他攔着近不了俞輕禾,早就惱怒不已,現在又聽他拿狗跟自己比,理智之弦徹底綳斷,口不擇言地反問,「你說我是瘋狗,那你是什麼?為了個狐狸精氣跑自己老婆的人渣敗類!?」

這話就如深水炸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