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夫人誓要離婚,暴戾傅少慌哭了》[少夫人誓要離婚,暴戾傅少慌哭了] - 第10章 不死也要殘了

不想浪費口舌,她不耐道:「傅禹隋,我不知道你到底想要說什麼,我也沒有興趣去了解!請你馬上離開我的房間,我不想看到你這張臉!」

傅禹隋薄唇微抿,抬眸盯着她看了一會兒,冷嗤了一聲,「你沒有興趣,我還不稀罕啰嗦!」

「那正好,請你好走不送,出去前麻煩帶上門!」

「你……!」傅禹隋瞪着她,暗暗磨了一會牙,咬牙切齒地蹦出一句:「不識好歹!」

說完也不等她反應,起身怒氣沖沖地走出了房間。

不速之客總算走了,房間里的空氣都暢通了很多,兩個女傭都暗鬆了口氣,無措地看着她,「小姐……」

俞輕禾緩了神色,對她們道:「你們出去吧,不用跟傅叔說剛剛的事。」

女傭們應了聲是,便依言離開了。

看着房門在眼前關上,俞輕禾想了一想,還是覺得不放心,走過去反鎖了門,又推了兩張椅子壓住,這才安心躺上床,拉高被子醞釀睡意。

迷迷糊糊中,她似乎聽到什麼聲響,窸窸窣窣的,像是從陽台那傳來的。

原以為是自己幻聽了,可隨着聲音越來越清晰,隱約還夾着可疑的咒罵聲,俞輕禾一下清醒了許多,忙抱着被子坐起來,晶瑩的水眸瞪向陽台,渾身都僵了。

這裡是三樓,樓下還有保安二十四小時巡檢,應該不會有哪個不怕死的賊人入室吧……

正這麼想着,陽台的磨砂玻璃忽然出現一道人影,下一秒,一隻手從外面推開了門。

俞輕禾大驚失色,正要大喊救命,對方卻先一步出聲阻止了她,「別喊,是我!」

認出這是傅禹隋的聲音,俞輕禾吊在嗓子眼的心瞬間落了地,拍了拍胸口,驚魂未定地怒道:「傅禹隋,你有病啊!大半夜的你不睡覺,跑來我這裡做什麼?!」

尤其她這還是三樓!三樓!萬一不小心摔下去,不死也要殘了吧?!

傅禹隋拍了拍掉掌心的灰塵,不以為然地糾正她道:「別你這裡,這裡是我家,我愛來便來,你管不着!」

俞輕禾被狠狠一噎,氣得頭頂都要冒煙了。

憤怒之中,她忽然記起,冉靜依出車禍的翌日清晨,她從噩夢中醒來,一睜眼就看到他幽魂似地站在床頭邊的場景。

當時可差點沒把她嚇的魂飛魄散,一度還以為自己見鬼了!

現在仔細回想起來,他那天估計也是從陽台翻進她房間的!因為剛剛落地的姿勢嫻熟又利落,無疑就是慣犯了!

見她怒得整張臉都漲紅了,傅禹隋倒是開心了,惡劣地笑道:「俞輕禾,你這麼生氣,該不會是在擔心我吧?」

「擔心你!?」

俞輕禾像是聽到什麼笑話,誇張地笑出聲,恨聲道:「我只是怕你失足摔死,以後要化作惡鬼來纏我!」

傅禹隋無所謂地聳聳肩,大步走過去,不客氣地在她床沿坐下來。

他身上帶着夜色的涼意,俞輕禾心頭一緊,下意識地往後退了一步,背脊卻貼上了冰涼的床屏。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