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門贅婿岳風柳萱》[上門贅婿岳風柳萱] - 第二十章 沒事吧(2)

,我哪裡做錯了嗎?!」

不僅是柳志遠,在場所有人都愣住了!

這,這咋回事?鍾浩然不是柳志遠的好哥哥嗎,怎麼說翻臉就翻臉啊?

「小崽子,你想害死我啊?!」鍾浩然越想越氣,對着柳志遠就是一頓大嘴巴子。把他按倒在地上,不停的踹着。

「浩然哥,這是為什麼啊!」

柳志遠已經欲哭無淚,在地上滿地打滾。

周圍的柳家人,誰都不敢上前攔着。終於,老奶奶實在看不下去,衝著幾個柳家的青年擺了擺手。

那幾個青年壯着膽,顫顫巍巍的走過去,鼓足勇氣喊道:「住..住手..」

「都給我滾!」鍾浩然正在氣頭上,手中提着刀指過去:「今天誰攔着,我卸了他!」

這一番話,給眾人全都嚇傻了。誰敢和鍾浩然犟啊?!

「給我打,出了事我負責!」鍾浩然大喊着,衝著身後的小弟說道。一群人圍着柳志遠就是一頓踹。

「風哥..」這一刻,鍾浩然擠出一絲討好的笑容,謙卑的走到岳風的面前:「風哥..你放心,這小子敢和你作對,今天我弄死他!」

啥?!

這話說完,所有人都傻了!

這,這啥情況?!堂堂的鐘浩然,怎麼對岳風這麼恭敬?!真的,那種恭敬,就像是兒子看見父親一樣!

這個廢物,還有這種能耐?怎麼可能啊!

柳萱也愣住了,她從一開始的擔心,到現在變成了震驚!真的,徹徹底底的震驚!

「風哥,我真的不知道是您,要不然打死我,我也不敢來啊。」鍾浩然見到岳風沒說話,已經快要嚇傻了,不停的說道:「風哥,我求求您,別生氣行不行,我求求你,我真不知道是您..」

「行了行了。」岳風不耐煩的擺了擺手,本來心裏就不得勁,如今聽到鍾浩然說話,更是煩的不行,轉身就離開了。

完了..

鍾浩然心裏咯噔一下,風哥不會真的生氣了吧?

「給我往死打!」鍾浩然沒好氣的叫着。

柳家人面面相覷,誰也不敢再阻攔。打了好一會,柳志遠都快被打死了,眾人終於停手。

柳志遠鼻青臉腫,眼淚都流下來了:「浩然哥,到底為什麼打我啊..」

鍾浩然掐着腰,沒好氣的又踹了一腳:「為什麼打你?你知不知道,風哥多牛比?!」

「多牛比?他就是我們柳家的上門女婿啊!」柳志遠心裏難受啊,怎麼自己找的人,反倒把自己打了一頓!而且還不明不白的!

「上門女婿?」鍾浩然冷笑一聲,剛要說出岳風的身份,是岳家二少爺。但是轉念一想,自己聽乾爹說,岳風已經離開岳家了。

所以岳風現在,到底是什麼身份,他也不知道!

鍾浩然眼睛一轉,衝著柳志遠說道:「反正你給我記住,再和風哥裝逼,我就整死你了。」

「走!」

鍾浩然大手一揮,一群人嘩的一聲離開柳家。

「志遠,沒事吧?!」

直到這個時候,大家才敢過去,紛紛圍住柳志遠。

柳志遠心裏難受啊!

這叫個什麼事啊?今天算是丟人丟大了!

「老奶奶,東方之珠老闆,吳得道來了!」

一個聲音傳來。緊接着所有人向門口看去。

就看見五輛勞斯萊斯停下。為首的一輛車,副駕駛走下來一個中年男子,拄着拐杖。一身中山裝。

正是吳得道!

「柳家老奶奶好大的面子,竟然連吳總都請來了。」

「是啊..」

一群客人紛紛議論着,畢竟吳得道在東海市,那是風雲人物啊。幾十億身價的他,沒見過他參加過誰的生日宴會!今天竟然被老奶奶請來了?!

「吳總!」

老奶奶也是一臉懵,怎麼回事?怎麼吳得道來了?自己沒邀請他啊?

「請問老奶奶,岳先生在嗎?」吳得道笑眯眯的說著,身後跟着十幾個黑衣人,走向別墅。

「岳先生?」

老奶奶搖了搖頭:「沒聽過這個人啊。你們認識嗎?」

眾人都是一臉茫然。岳先生?誰認識啊?

這裡只有一個人姓岳,那就是岳風。但是誰會想到那個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