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害了那個跟我住在同一個院兒里》[傷害了那個跟我住在同一個院兒里] - 第6章

媽看着我,一臉愁容,「他們家那情況實在太差勁了,你還是離遠點,別走太近了。」
我聽完,有些生氣。
「媽,他剛剛幫了我,你還說這樣的話。
要不是他,我現在還坐在地上哭呢。」
「我意思是這小江看着還行嘛。
但也不能走的太近了,你看跟他玩的都是些什麼人。」
「你是個女孩子,又是當老師的,盡量別跟那些不三不四的人待在一起。」
我知道我媽又要開始了,趕緊扶着牆,瘸着腿溜進了卧室。
進卧室後,我打開手機想刷會小視頻,然後便看到了方彤給我發來的消息。
「明天晚上吃燒烤,還有楊宇安,一起來嗎?」
這不趕巧了,正好我摔傷了,正好也不想去。
於是趕緊回她:「我今天摔傷了,不太方便出門。」
方彤馬上發來幾條消息過來表示關心,然後居然再次邀請我等傷好了再去。
我想這個等傷好了以後,也基本上不會有什麼後續了,於是就答應了她。
也不曾想她十天後居然還會記着這件事。
7.清晨,我拿着錢,還有一大包大白兔奶糖來到許江家。
我敲了敲門,只聽屋內響動了一陣,然後門開了。
許江穿戴整齊的站在我跟前,大概是早就起來了。
我笑着朝他說:「早啊!
小江同學!」
他居然也笑了,雖然笑容並不明顯,但卻容易捕捉。
他問我找他什麼事。
我將手中的錢放在門旁的桌上,然後將糖塞進了他懷裡:「請你吃糖,小江同學。」
他摟着懷裡的糖,看着我,沉默了許久,最後居然痴痴地笑了笑。
我從未想到這種表情還會出現在他臉上,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8.幾天後的晚上,我走去燒烤店赴約,路上見一伙人氣哄哄地往墳場的方向趕去。
旁邊的路人說墳場那邊又要干仗了。
遇上這種事,我們受到的教育是有多遠就躲多遠。
——到了燒烤店,楊宇安和方彤已經坐在桌上聊開了。
見到我以後,他們停下話題,開心地招呼我趕緊過去。
本以為這頓燒烤會吃得很尷尬,但沒想到氣氛還不錯。
楊安宇彷彿有取之不盡的話題,而我說什麼,他也能很快地接上我的話,讓我一度覺得他是在向下兼容我。
後來,燒烤吃到一半,碰上了之前初中幾個認識且玩的不錯的學長學姐,他們要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