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害了那個跟我住在同一個院兒里》[傷害了那個跟我住在同一個院兒里] - 第4章

痞笑地盯着我看,吵着要讓許江把我介紹給他們認識。
許江黑着臉,冷眼看了看那些起鬨的人,嘴裏只說出一個字:「滾。」
場面頓時安靜了下來。
然後他又看向我,滿臉冷漠:「你誰啊?
我認識你嗎?」
我愣住了,一旁的路人也望向了我。
幸虧還有堂妹在身邊,她拉起愣在原地的我就趕緊走。
果然,他還在記恨我,讓我在那麼多人面前丟臉,現在也算扯平了吧。
我坐在床上,想着這件事,無比emo,但是很快就會有一件讓我更加emo的事情。
居然有人來我家給我說親!
我才二十歲,剛從學校畢業,還有一個多月才參加工作,居然就有人來我家找我爸媽給我說親了!
而更可怕的是我爸媽居然還勸我先試試接觸一下。
我果斷地拒絕了他們。
後來在手機上跟我正在讀大學的朋友方彤講起這件事,她剛好這兩天回鎮上,於是約好了一起在奶茶店嘮嗑。
本以為只有我和她兩個人,等到了店裡才發現,她還叫上了楊宇安,那個我初中時暗戀過的男生。
面對他們倆人的自然和大方,我則顯得無比的局促。
他們聊着在大學的見聞和趣事,我完全插不上話。
而楊宇安總會在說完自己的見解以後,朝我笑一笑,我也只好禮貌地朝他一笑。
方彤可能也察覺到了我的局促,於是將話題引到了我身上。
但話題的內容卻讓我感到更加的局促。
「你上次跟我說有人來你家幫你說親了。」
我尷尬地點了點頭。
「也太快了,不會等我們大學讀完,你都生孩子,當媽媽了吧!
等我們讀完研究生,你孩子都能打醬油了!」我:……楊安宇一臉震驚的模樣。
「確實是太早了,再緩兩年吧……」我的心突然刺痛了一下。
眼神不斷地逃避着對面的兩人。
幸虧這時電話突然響了起來。
是堂妹讓我回去的時候順便幫她取個快遞,於是我忙從凳子上站起來,以取快遞為由離開了奶茶店。
5.我走在路上,腦瓜子嗡嗡的,滿腦子都是方彤的那句:「等我們讀完研究生,你孩子都能打醬油了!」
還有楊安宇震驚的模樣。
我一股腦地往前走。
經過一家飯店門口時,不知是誰把油給撒地上了,我一個不注意,腳打滑,摔在了飯店前的溝子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