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害了那個跟我住在同一個院兒里》[傷害了那個跟我住在同一個院兒里] - 第3章

以現在許江跟他媽媽住在這?」
奶奶搖了搖頭,臉上露出無奈的表情,說有些人天生就是到這世上找苦頭吃的。
許江他們一家就是典型的例子。
他父親在幾個月前喝酒把自己喝死了,他母親在他父親死後的半個月就去了隔壁鎮上的花酒店,正式做起了肉體生意。
當時許江沒有阻攔,只說母子關係早就斷了,跟他沒關係。
然後他的母親便到處跟別人罵許江,說他是白眼狼,要不是自己賣身換錢,許江早就餓死了,現在卻來嫌棄自己,還帶着那群狐朋狗友欺負自己,搶自己的錢,簡直不是人。
於是在嫖客們的傳聞下,許江成了遠近聞名的大爛人。
3.翌日清晨,大概是還在維持上學時的生物鐘,我起得很早,手裡攥着張五十塊錢出門去買早餐。
剛走到院門口,踏出門檻,就被一個四五十歲,長相奇形怪狀的大叔攔住了去路。
他表情詭異的看着我,像是笑又像是怒。
呲着一口大黃牙,吼我:「敢偷我的錢!
把錢還我!」
然後伸手就要來抓我。
我被驚得連連後退,忘記了後頭還有個三十多厘米高的門檻,於是腿肚子撞在了上面,整個人失去了重心,往後倒。
就在我以為自己要摔得夠嗆的時候,一隻手突然從背後托住了我。
而身前的怪大叔也突然停住了腳,不再朝我靠近。
站穩後,我趕緊回過頭去看,仰起頭,目光正好碰在了一起。
「許……江。」
「嗯。」
他輕輕地應了一聲。
這時,怪大叔突然開口,語氣慌張:「馬上走,馬上走。」
然後一溜煙的功夫就跑了。
我看着大叔離開的身影,不自覺地問道:「腦子不清醒的人嗎……」許江沒有回答,從我身旁擦過,打算離開。
可是剛走了兩步,又停住。
背對着我說道:「不用怕,他只是在嚇唬你,想騙你手上的錢。」
「知道了,謝謝你。」
他聽後頓了兩秒,然後便離開了。
4.下午,我同我的堂妹出門去超市買零食,在街上遇到了許江。
他騎在黑色的摩托上,在一群流里流氣的男生中間,似乎是在一起等什麼人。
我走過時,他看到了我,想起他今天早上幫了我,於是我笑着朝他打了聲招呼。
然後給自己惹上了麻煩。
許江旁邊的幾個男生馬上開始起鬨,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