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害了那個跟我住在同一個院兒里》[傷害了那個跟我住在同一個院兒里] - 第1章

初三那年,我做錯過一件事情。
傷害了那個跟我住在同一個院兒裡頭,永遠渾身是傷的男孩。
1.那年男孩跟着他的父母從鄰鎮搬過來,住進了我們院最破最小的那間木屋,成了我的鄰居,也成了隔壁班的校友。
他們搬來的第一晚,整個院子就被鬧得雞犬不寧。
男孩的父親脾氣差,總是家暴他和他的母親。
每到深夜,院里人都睡下時,他們家就會傳出女人撕心裂肺的哭喊,還有男人惡毒的咒罵。
「婊子、野種、賤貨、**」這些詞不絕於耳。
而當白天,男孩父親出去耍不在家時,男孩又成了母親的出氣筒。
他身上的淤青總是消不完的。
但我卻從未見他哭過,喊過,掉過一滴眼淚。
我可憐他,但跟院里的其他人一樣,不敢管他們家的事。
因為傳聞他的父親是拿刀砍過人,進過局子的。
但是我會趁他父母不在家的時候,偷偷送他些牛奶和蛋糕,他從來都不肯收下。
他很堅強,同時也很冷漠。
他對周圍的一切都很冷漠,不管是幫他的還是欺負他的。
只有一次,他前一晚被他父親狠揍了一頓,第二天我拿着幾顆前天晚上吃剩下的大白兔奶糖給他,笑着對他說:「小江同學,吃顆糖唄。」
「別怕,都會好起來的。」
他聽後,深深地看了我一眼,抿了抿青紫的嘴唇,然後小心翼翼地從我攤開的手上取了一顆糖。
那是他第一次收下我給他的東西,也是僅有的一次。
因為在兩天後的清晨,他好心好意來教室給我送忘帶的飯盒。
我卻因為他髒兮兮的模樣,還有同學嘲笑他是**的兒子,而假裝與他不相識。
任他站在教室門口等着,受着嘲笑,即使目光都同他對上了,我也始終不出去。
最後,他將飯盒放在了窗台上,走了。
那時的他在學校是處於鄙視鏈最底層的,誰都能罵上兩句,即使是最頑劣的學生也不願同他待在一塊。
而那時的我是所有人眼中的乖學生,善良上進,長相也討喜。
但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其實很差勁,不僅膽小而且虛偽。
回家後,我特意找到男孩,在一個僻靜的地方跟他說:「許江,學校里的人都不知道我倆認識,所以你在學校的時候就當不認識我,可以嗎……」他聽後無措地看着我,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