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的日夜相處》[三年的日夜相處] - 第6章

頗有威望,就算失勢了,他們大抵也會給盼月一些面子的。」
這天,她又乖巧地靠在我的懷裡溫聲細語。
「你不會打算在我走之後,背後捅我一刀吧?」
我靠近她的耳畔,啞聲低語。
「小哥哥,你不信我?」
她的眸子愈發誠摯。
「怎敢……」理智告訴我不能信,可情感驅使下,我忽略了所有,欺騙自己,放任自己。
我甚至懷疑盼月是不是給我吃了鴉片。
但我已經選擇了信她。
哪怕萬劫不復。
可惜,我這一生,看似運籌帷幄,決勝千里,只算錯了一件事就讓我滿盤皆輸。
我算錯了她的心。
在我跟洋人角逐時,她帶領舊部重立了俞家軍。
盼月成了新一任督軍。
民國以來,第一位女督軍。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所有人都措手不及。
不愧是我培養出來的。
她上位之後,逐步羽翼漸豐,一點點擺脫了我對營中的掌控。
盼月奪回大權的第一件事,就是撕破偽弱的假面,把我困在那座死氣沉沉的宅院里。
「你居然還問我恨不恨你?
景誠,你有沒有心啊……是你,是你毀了我的一切!」
風水輪流轉,如今,我成了她最見不得光的男寵,每天,我們都在愛恨交加里若即若離,在戰火末亡里抵死纏綿。
註定的死敵之間什麼是最致命的?
無亞於你每時每刻都想殺了他泄憤,可又不得不留着他,留着那殘存的溫情將自己逼入絕地。
矛盾透了。
可笑透了。
看着颯颯落葉枯黃飄零。
天空浩遠清渺,這座老宅子里卻沒有一絲自由的空氣。
也許這就是世界的盡頭了吧?
也許我們會一直斗到白頭。
我忍受着她的報復,任由她囚禁羞辱,日夜跟我互相折磨痛苦。
直至——他的出現和到來。
六讓我這個曾經的未婚夫替她挑選男寵是盼月一貫的羞辱方式。
這天,我千挑萬選終於找到了合適的人選。
「你就是景闌?」
我打量着面前這位瘦弱的男人,口氣里不自覺帶了疏離。
俊美的面龐、不諳世事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