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的日夜相處》[三年的日夜相處] - 第4章

你跟他們是一夥的!
只有你才能越過我直接販賣庫存里的槍支彈藥,是你冤枉的我!」
隔着門欄,俞督軍眼眶齜裂,瘋狂撲上來的氣勢恨不得將我整個撕碎。
「大帥,你老了。」
我冷眼睨着他,不復往日恭敬。
曾經俞家軍里最年輕有為最受督軍器重的少年副官居然親手策划了這背叛的一切。
白眼狼這個詞用來形容我最合適不過。
「為什麼?
我對你還不夠信任嗎?
你只要再等幾年,娶了盼月,這一切就是你的!
我那個不成器的兒子根本威脅不到你!」
「座下,您還看不出來嗎?
要反的從來不只是我,還有我背後的整個景家。」
我搖頭,微微嘆氣,說不出是嘲弄還是憐憫。
就算接過這個位子又能怎樣,我終究只是入了俞家門的贅婿,我的父親——景家家主已經受夠了總是當俞大帥的俯首之臣。
這個海市,該換天了。
自古成王敗寇,不儘是如此嗎?
俞大帥死死盯住我良久,「我明白了,我不求你別的,好好對盼月,若是不喜她就放了她,這是我唯一的遺言。」
「嗯。」
語畢,我舉槍,打算斬草除根,可在最後一刻,我卻猶豫了。
到底有過知遇之恩,我真能做到毫不留情嗎?
還有盼月……我若是真殺了她的父親,以後該怎麼面對她?
托着槍柄的手緩緩落下……可是一聲猛烈的槍響截斷了我所有的思緒。
俞大帥最終還是死了。
死在我父親的槍下。
父親不知什麼時候出現在我的身後,拍了拍我的肩膀,「誠哥兒,你怎麼突然這麼優柔寡斷了?
不是為他的女兒吧?
聽說你把她藏在了靜安寺的洋樓里,不許任何人靠近?」
我斂眸,內心微驚,父親心狠手辣,他不允許我的身上出現任何弱點,若是讓他知曉了我對盼月的不同,他恐怕……絕不會留下她。
「一個好玩的臠寵罷了,一直高高在上的枝頭鳳凰有一天只能淪為我的掌中嬌花,這讓人興奮,不是么?」
我微笑,殘忍的語氣里分不清是虛假多一點還是真實多一點。
「你最好真是這麼想的,別到時候反被美人利用,白白做了那復仇的刃。」
我被父親勒令跟她一刀兩斷。
但我控制不住。
很多年以後,我都在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