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的日夜相處》[三年的日夜相處] - 第3章

影里,深淵裏活出來的人跟小哥哥這種旭日和風下養出的翩翩君子,怎麼可能一樣呢?」
盼月答得漫不經心,可卻字字珠璣。
不錯,她被我教得很好,眼界和見地都與當年那個見面就耍混的頑劣千金有了質的不同。
我拿過她的字,很想讚揚兩句,卻終是忍住了,冰冷的聲音沒有一絲起伏:「浮躁不堪,再練上十張。」
「小哥哥,總是口不對心是會失去妹妹這顆敬仰你的心的。」
她忽然纏上了我的胳膊,眨了眨那雙討巧魅麗的含情眼。
三年的日夜相處,我對她怎麼可能一點感情都沒有?
她對我漸漸生出的心意和愛戀,我也是知曉的。
更何況,我們本來就是未婚夫妻,不是嗎?
唇角不自覺地笑了,我拂過她的秀美鬢角,想要時光停駐在這一剎那,斜陽夕照,萬物靜止,只有我和她,於世間永恆。
可惜,我知道,這樣日子過不了多久就會煙消雲散。
但那時的我絕不會想到,我於她生命里的主場也會在美好煙消雲散後,逐漸淡出,直至被另一個人完全取代。
三變故是在盼月十八歲成人禮那天發生的。
俞督軍被誣陷為洋人走私軍火。
一時之間,曾經風光無量的俞大千金,淪為人人喊打的落水狗。
她的哥哥被拷打致死,母親被賣到了四馬路青樓一條街,自己被我圈進在景家院的洋樓里,俞大帥則被告上法庭,等待調查取證。
最可笑的是那位負責調查的審查員,是我。
閣樓間。
「讓景誠那個混蛋滾過來!
狼心狗肺的東西,他憑什麼把本小姐抓到這個地方!
他哪來的膽子敢竊取俞家軍!」
她砸着屋子裡的擺件,不吃飯也不喝水,只是有了力氣就罵我。
「……」我隱忍不發,她拿着鞭子抽打我,亦或是丟着碎瓷片砸在我的額頭上,我沒有一次反抗,只是攥着的拳頭越來越緊。
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打什麼主意,只是本能地,不想失去她。
直到她餓昏在地板上。
我覺得整個世界好像都暗了。
坐在床邊,看着她醒來,我沒有再一言不發,也沒有多加安慰勸導,只是紅着眼冷冷開口:「你父親還在我手裡。」
她果然開始好好吃飯了。
海市監獄裏。
「是你!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