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的日夜相處》[三年的日夜相處] - 第1章

俞盼月是我的未婚妻,可我殺了她的父親。
她應該是恨我的,可那天她抱住了我,柔弱悲切的眼淚掩飾了一切暗流洶湧。
她對我說:「景誠哥哥,盼月不鬧了,你多來看看盼月好不好?」
一遇見她的那一年是民國六年的夏日烈陽。
「景副官,您可真是前途無量,前線打了勝仗不說,還被督軍如此重視,連最受寵愛的大小姐都許配給您,還讓您親自教養,將來要是成了倒插門的少帥可別忘了兄弟幾個啊……」記不清這是第幾個阿諛諂媚的,來人點頭哈腰,將我引進三進三出的朱門斗拱,在這西風盛行的十里洋場里,此處的古宅顯得有些腐朽破敗,透着醉生夢死的末世氣息。
身為走慣沙場的軍士,我現在居然要被迫教一個不知道比我小了多少歲的富家千金讀書習字。
那時的我從未想過日後自己最懷念的歲月居然會是那些一開始最嫌棄的時光。
柳葉微微吹着,一池雲荷輕舉,少年時的似錦風雲徐徐展開,每個人都恣意疏狂,不知前方道阻且長。
「直接將我帶去大堂吧,不用去小姐的閨房了,於禮不合。」
我冷冰冰地開口,阻止了他想把我帶入里院的步伐。
他訕笑,「這都什麼世道了,您還學孔夫子那一套呢!
見自己的未婚妻怎麼會唐突呢?
再說估計小姐也很想儘快一睹您的尊容。」
我眉目微蹙,轉身而去,「不了,晚上大堂見就行。」
忽然,幾顆桑葚打在了我的身上,不知為什麼,這輕微的刺痛像貓的爪子,撓地人心癢。
一道清亮的女聲緩緩傳來,咬着狡黠的婉轉清麗。
「就是你以後要管着本小姐嗎?
感覺比我大不了幾歲的樣子,擺什麼夫子的清高架子?」
夏日午後的樹上,有一女孩倚靠在枝幹上,唇角挑起審視的笑,湛亮的眼眸彷彿溶納了朗朗乾坤,輕風吹過,溫瀾潮生。
風姿綽約,美目盼兮,大抵就是她這般了吧。
一時之間,我有些失神。
不過只是微愣,頃刻之後,我頓了頓,沖她點點頭,「盼月小姐。」
俞盼月,俞督軍最寵愛的女兒,也是我那位素未謀面的未婚妻,不過,從她喚我的口氣來看,她似乎也並不大認可我是她「未婚夫」這個身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