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尺仗劍行》[三尺仗劍行] - 第9章 初看端倪

「我曾在宮中結識一位友人,他本是西域的安庭都護府的一名諸曹參軍事,作為隨行人員陪同幽州都護來京師呈報戍邊事宜。後在為慶祝邊疆大捷的『八王之宴』上與我相識,想聊甚歡。」趙儀良轉頭望向窗外,此時已是深秋,庭外的青楊樹下鋪滿黃葉,溝壑縱深的樹木盡顯疲態。斜陽西下,天邊的晚霞映紅如血。

夕陽無限好?

少伊默問一句,心頭一緊,回身繼續說道:「日後,一次閑聊中,他向我提過西域異族的一個體術絕活:剛出生的嬰孩會被族內長老摸骨查看,若其骨骼驚奇,體軟似蠶,則會被作為縮骨之術的學徒培養,自小便要接受令常人痛苦不堪的訓練。」

「縮骨之術?似乎略有耳聞。」趙斂姝輕挑柳眉,此名甚為熟悉,但忘記曾在哪裡聽聞。

突然,她一拍大腿,「莫非,四年前進京上貢的精蘭人,在大殿上施展的奇術,就是這個『縮骨之術』?」

趙儀良「啪」地收起摺扇,點頭道:「正是此術。縮骨之術,又稱柔骨術,是運用內力將自身骨骼進行拉伸,使得身體的各個部位關節錯位,再將身體部位摺疊,達到身軀縮小的目的,那位參軍事曾見過一名七尺莽漢將自己縮進不過三尺高的米筐中,着實令人驚嘆。」

「哇哦。」趙斂姝微張小嘴,滿臉的不可思議,她迫不及待地問道:「如此神奇的技法,我怎從未在師傅口中聽聞過?」

「柔骨術自是神奇,但縮骨過程令人痛苦不堪。」少伊搖頭嘆息,「自己要生生將關節扯斷,摺疊身軀,還要提防骨頭壓迫臟器,造成不可逆的內傷。雖然他們天生骨骼柔弱,但仍然要進行大量的痛苦訓練,從盤腿下腰練到自卸關節,將本就柔韌的身軀練至柔軟如綿,此為縮骨基礎。此後,每日子,午,卯,酉按四正時內功心法修鍊,達到氣行周天之後再行肌膚表裡,直至五臟六腑。甚至有奇人,可氣穿全身骨骼筋髓,煉成混元金剛不壞之身,達成內柔外剛的境界。此非常人可隨意修鍊的功法啊。」

「你的意思是——」斂姝恍然大悟,那小和尚鑽進桌下消失無影無蹤,離開的中年人扛着個鼓鼓囊囊的布包,莫非······

見師姐已經恍然大悟,儀良便不再故作玄虛,點頭應答:「從師姐你的描述來看,那廝精通柔骨之術便是最大的可能了,小兒身軀本就柔軟,多加練習便可將自身縮進布包中也並非不能。不過,我在意的是,這群在影子里深藏不露的組織到底有着怎樣目的,既有精通西域奇術的小探,也有反察能力出色的接頭人,這樣的構成,其勢力有多龐大,我們不得而知啊。」

聽聞師弟所言,趙斂姝不禁痴痴發冷,似是踏進一個冰冷的漩渦,在一步一步拉着面前這個坐在太師椅上苦思冥想的少年,她不禁打了個寒戰,隨即將這個「可笑」的念頭拋擲腦後,這個趙儀良,可是連貴為正二品太子少傅都要在聖上面前讚歎的青年才俊啊,怎會被這小小的案件而拖累步伐。

太陽已經西下,皎月卻被厚重的雲彩遮住光芒,粘稠的漆黑沾上每個人的心扉,濃重的黑夜壓得他們喘不過氣來,路上的行人行色匆匆,臉上帶着憂愁的神色。

陰霾已經開始籠罩這片大地,幕後的黑手移動了棋盤上的棋子,這將是一場博弈。

一行人敲開了京兆府的大門,他們互相耳語一番,便徑直來到少伊書房,待趙儀良打開房門,眉頭緊鎖的嚴青帶着兩個臉色蒼白的捕快走了進來。

是夜,寂靜無聲。

遠處,打更人的銅鑼聲已經若隱若現,沿街巡邏的士兵已經返回衙門,街道上寂靜無聲。此時已過亥時,隱在京城表面華麗下的骯髒開始蠢蠢欲動了。

月黑風高夜,殺人放火天。

春明門直行三里半,順着左手小道再行小一里,就能在右邊看見一間古樸蒼氣,紅漆黑瓦的藥房坐落在那裡,其後緊挨的便是全城最大的章台聚集街,又稱胭脂街。

點點星火在房內亮起,一個模糊的身影,佝僂着身子,端着油燈,一步一步挪到了古樸櫃檯旁,將油燈放穩當後,撩起寬大的袍子,低頭打開櫃檯下的櫃門,一隻枯手伸進去摸索起來,不知動了什麼機關,藥房深處吱吱呀呀的響了起來。待聲響結束,又傳來兩聲竹杠的「梆梆」聲。

聽到信號,那身影收手起身,又端起油燈,步履蹣跚地往裡走去。

在層層葯櫃中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