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壬之歌》[賽壬之歌] - 第6章 出逃

站立在門外看守的騎士聽見了一陣陣磨金屬的聲音,他們互相對視了一眼,眼底充滿了疑惑。

那陣聲音以纏纏綿綿的姿態無比強勢地折磨着他們的雙耳,令他們痛苦不堪。

有一個人終於忍不住了,走到門前,剛想敲門,那陣聲音卻乍然停止。

他頓了頓,然後狐疑地回到了原本站着的地方。

但緊接着,那陣聲音又響了起來。

那人皺起眉,在門外喊道:「柯蕾雅,你好了沒?」

不過是送個飯,怎麼磨磨蹭蹭的?

屋子裡傳來少女略微低沉的嗓音:「快了快了,這個卑賤的平民可真不懂規矩,居然一口都不吃!」

騎士一聽這話,也不再催促了,耐下心等待着。

雖然不知道裏面那位到底有什麼出眾之處,但公爵可是對她愛護的緊。

例如昨日她因為芙蕾娜的幾句話而選擇了*,公爵便把芙蕾娜派去了郊區。

想到這兒,騎士小心翼翼道:「那你快些,公爵說過這間屋子不能久待。」

對面似乎應了。

又過了一會,一個人打開了門,她戴着一頂帽子。

帽子很大,幾乎快遮住了她大半張臉。

騎士有些奇怪,問:「柯蕾雅,你這帽子是從哪來的?」

帽子下的少女語氣輕蔑:「當然是從那個平民房間里拿來的,反正到最後這間屋子裡的東西都是我的,我為什麼不能先提前要呢?」

她的一舉一動,包括說話時的神態語氣都和平常一樣刁鑽極了。

果然,騎士放下了戒心,開了個玩笑:「那以後,就要靠公爵夫人多多提攜了。」

少女揚着下巴,一臉高傲的模樣,向樓道走去。

她緩緩地下了樓梯,向著大門走去。

卡絲塔娜的心臟在劇烈地跳動着,她從來都沒有離出口那麼近過。

她已經受夠了被囚禁的日子,受夠了被當成金絲雀的日子,以及被人毆打脅迫的日子。

什麼公爵不公爵的,她不在乎。如果可以,她甚至都不想再踏入這個牢籠一步!

而現在,她就要正式地離開這兒了。

至於以後會發生什麼,卡絲塔娜都不願意去想。在她心底,離開這兒比什麼都重要!

一步,兩步,眼看就要踏出大門了,卻被人叫住了。

「柯蕾雅,你不好好去幹活,出去幹什麼?」女僕長站在少女身後,皺着眉道。

卡絲塔娜嘴角的笑意僵住了,但她很快便反應了過來。

轉過身子,少女的嗓音恭敬了許多,但仍然帶着獨有的傲氣:「樓上那位想吃景逸街上的蛋黃酥,特地托我去買。」

女僕長半信半疑地點了點頭,在卡絲塔娜將要舒一口氣的時候,她忽然又問道:「你不是一向看不起樓上那種人嗎?怎麼今日變了個心思要為了這個女人跑那麼遠去買吃的?」

卡絲塔娜心底一緊,還未來得及說話,只見女僕長步步緊逼道:「而且,公爵大人說過,女僕在工作期間不得戴帽子,你一向是最重視這些的,怎麼今兒卻忘了?」

「我知道的,但我不能摘下我的帽子……」

眼前的少女磕磕絆絆,就是說不出些什麼重要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