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壬之歌》[賽壬之歌] - 第1章 溫柔牢獄

「卡絲塔娜嗎?這真是個好聽的名字。」

男人蹲下身,溫柔地拂起女孩垂落在胸前的發,吻了吻。

他抬起頭,唇角悄然勾起一抹笑:「美麗的女孩,你願意再為我唱一首歌嗎?」

穿着藍色碎花裙的少女握緊了手中提着的籃子,紅着臉羞澀地點了點頭。

……

華麗的房間中,厚重的帘布遮擋住了窗外的陽光,像一道堅實的鐵門,隔斷了一切。

身穿華服的少女縮在床角,緊緊地抱住了自己的膝蓋,低垂着腦袋。額前的碎發微微下斜,掩住了後方那雙本該像星辰般閃耀的眼眸。

她的脖子上帶着一個銀色的鐵環,長長的鐵鏈從她的腳下蜿蜒到房間的另一側。像一條長蛇,盤桓了一圈又一圈,籌謀着如何將少女吞入腹中。

「咔嚓。」

昏暗的空間里灑進了一抹微弱的光,卻並沒有照亮少女沉寂的眼眸。

軍靴踩在地板上發出清脆的響聲,像是深淵裏被喚醒的野獸,逐漸露出它兇殘的爪牙。

一步,兩步……

腳步聲越來越近,也越來越重,最後在距離少女一米處停下。

「真是不乖,」少年彎腰,拾起了垂放在地上的鏈條,語氣溫和,「聽女僕說你已經一天沒吃飯了。」

少女低垂着腦袋沒說話,只是身子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洛伊德利·克里斯見此並沒有生氣,只是猛然扯拉了一下鏈子。

銀色的鏈子發出「沙沙」的響聲,刺耳極了。

卡絲塔娜沒有做好應對的準備,被突如其來的拉力重重地跌倒在了床上。

她痛苦地摸着脖子,發出低聲的嗚咽。

緊接着,她的下巴被一隻修長的手強硬地抬了起來。

金髮的少年溫柔地擦拭去少女眼角的淚,視線緩緩向下,挪到那被勒出了一條紅印的脖子時,笑了:「看着我,乖女孩,是因為今天的飯菜不合口嗎?」

少女還是沒有說話,只是向後挪了挪,似乎是想要離眼前這個人遠一些。

洛伊德利·克里斯將這一切都看在了眼底,原本輕快上揚的嘴角微微下沉,俊朗的臉龐多了一絲陰翳。

「啪!」

卡絲塔娜的頭被甩到了一側,濃密的淺藍色髮絲擋住了她被扇紅了的側臉。

原本還笑着的人手裡拿着一根皮鞭,正站在床頭面無表情地看着她:「都那麼長時間了,怎麼還學不乖呢?」

他說罷,便要揚起皮鞭。

少女回想起之前的對待,皮膚上似乎還殘留着被抽打的痛感,最終還是屈服了。

她張唇,許久沒說話的嗓音雖然有些嘶啞,卻仍然悅耳動聽。

「芙蕾娜說,我只不過是您手中的一條狗。總有一天,您會厭倦我,並將我一腳踢開。」

卡絲塔娜牽起洛伊德利的一隻手,將白皙柔嫩的臉頰放在上邊蹭了蹭,眸底閃爍着她也不懂的複雜光芒:「洛伊德利,您真的會拋棄我嗎?」

她垂下眼,姿態溫順極了:「若您真的有一天拋棄我了,我一定會活不下去的。」

「因為我已經一無所有,擁有的也只有您了。」

頭頂傳來一聲輕笑,有人摸了摸她的腦袋,就像是對待家裡亂髮脾氣的小寵物。

「當然不會。」

洛伊德利得知真相後,心情愉悅道:「我怎麼可能會輕易地拋棄你呢,畢竟,我可是花了好大的力氣才把你搶過來的。」

他安,撫道:「別多想,待會我會讓新的女僕再送一頓飯過來。」

至於那位舊女僕……

少年笑了笑,眼底泛着冷冽的光澤。

洛伊德利將少女抱在腿上,撫摸着對方紅腫了的臉頰,心疼道:「怎麼這就腫了?」

他拿起放在一旁的藥膏,打開了瓶子,指尖沾染了少許膏藥,細細塗抹在了卡絲塔娜受傷的地方。

膏藥在觸碰到傷口時,帶着灼熱的刺痛感和一股麻意,讓人忍不住想要嗚咽出聲。

可卡絲塔娜緊緊地閉上嘴巴,哪怕痛的渾身發抖,也絕不發出一點聲音。

因為她知道,一旦發出了聲音,那個喜怒無常的惡魔一定會變着法子加倍懲罰自己!

但是,下一刻,她的臉突然被壓在了柔軟的床墊上。

當遇到極端的事情時,一個人想要活下去的本能便會被無限大的激發出來。

卡絲塔娜瘋狂地掙扎着,但無論她用什麼辦法,都無法掙脫身後人的魔爪。

所能呼吸到的空氣越來越少,心頭湧上了一抹絕望的無力感,她逐漸開始自暴自棄了,甚至開始安慰自己就這樣死去似乎也不錯。

就當少女完全放棄掙扎的時候,漆黑的視野中灑進了刺眼的強光。

「不乖的女孩,抓傷主人的手臂可是死罪!」洛伊德利抓住卡絲塔娜的頭髮,將她的腦袋對上了自己手臂上的抓痕,笑的愈加溫和,「如果再犯同樣的錯誤,你所遭受的就不止是這些了。」

他原本抓着少女的手緩緩放鬆了些力道,改成了撫摸少女的發。

卡絲塔娜合上眼,撇過頭不去看他,纖密的睫羽上還掛着幾滴晶瑩的淚珠。

「啪嗒。」

淚珠掉落在了床單上,變成了絕美的珍珠,滾落在了少年手邊。

洛伊德利嘆了一口氣,對此卻並沒有什麼表示,反而傾身將腦袋靠在了卡絲塔娜的肩上,輕聲道:「抱歉,卡絲塔娜,我不應該這麼對你的。可是……」

「你知道今天我剛去見了那個老不死一眼,他居然想派我去西卡這個荒蕪的邊界駐守,我怎麼可能會答應?於是,我便跟他當場杠上了,哦,你應該知道那個老不死的心有多臟……他居然咒我趕緊去追隨我那早逝的父親!」

他說到這兒,可憐巴巴道:「你聽聽他這說的是什麼話呀,卡絲塔娜,今天我真的很難過……」

一,二,三……

來了!

「真的很難過嗎?」

少女最終還是忍不住睜開眼,淺藍色的眼眸溫暖而明媚,雖然裏面充斥着顯而易見的疲倦。

洛伊德利點了點頭,將整個腦袋正對着靠着她,讓人看不見他的真實情緒。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