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故與卿舞》[如故與卿舞] - 第8章 結婚對象不詳

季愔舞在出發之前見到了皇上,肉眼可見的蒼老了不少。

「父皇,兒臣從沒有怪過您,您不用自責的。您也不要太難過了,兒臣前去是做太子妃的,也有享不盡的榮華富貴。」

「兩國之間往來更多,也是有很多機會再相見的。如果在那邊過得不好,大不了兒臣偷偷……」

季允懷打斷了她的話,「別說那些不好的,我的舞兒一定要幸福快樂,就算和天聖國撕破臉皮朕也要你好好的。」

他從衣袖裡掏出一支金累絲嵌紅寶石蝴蝶簪,「這是你母妃臨終前留給你的,父皇私藏了16年,現在物歸原主了。」

他看着那簪子的眼神,哪裡像是在看一個物品,分明是深情地在看着一個人。

接過簪子的季愔舞也有些愣楞的看着,好精緻的簪子,這是她那個難產而死的母妃送的。不知道是一個怎麼樣的女子,應該很漂亮,很善良,很愛自己的孩子吧,她想像着。

「時辰不早了,是時候啟程了。」季允懷別過臉去,不忍再看。

季愔舞跪拜於地,朝着季允懷深深地叩了三個響頭,才依依不捨地離開。

良田千畝,十里紅妝。龐大的和親隊伍正浩浩蕩蕩的前行着,領頭的正是季愔舞向季允懷討要來的高木將軍。

如果他願意留在天聖國,有個朋友在至少不會孤立無援。如果他不願意留下來,她也不勉強,就當是朋友送她一程吧。

金榮國和天聖國雖然挨得近,如果不眠不休的趕路也要十來天,何況這大冬天的人和馬都需要休息,還要補充糧食。

「秋月,讓大夥都休息一下吧。」

「我有點餓了,給我泡點即食麵吃,給大夥也分點,照我教你的教他們做就行了。」

在鸞車裡等了幾分鐘,她的即食麵就泡好了。她迫不及待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