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故與卿舞》[如故與卿舞] - 第7章 同意聯姻

季愔舞再醒來時已經是第二天的中午了。

全身上下說不出的疼,感覺骨頭都要散架了,她按了按還有些昏沉沉的腦袋。

昨天喝醉了不成?只想起她敬高木酒來着,後來發生了什麼,什麼時候回來的都不記得了。

秋月給她端了醒酒茶來,秋雨伺候她梳洗打扮,又傳了午膳。

她正吃得高興呢,福貴公公就來了。

「金榮公主接旨。」

又是有什麼賞賜嗎?心情愉悅的季愔舞放下手裡的筷子,從凳子上站起來,選擇了就近的位置跪了下去。

「我國欲與天聖國行結交之好,榮安公主端莊大方,蘭質蕙心,特派去與天聖國太子和親,明日出發!」

時間彷彿在這一刻靜止了,好半晌季愔舞才反應過來,這是要把她送走的意思。

小時候被父母丟棄,難道現在穿越到這裡還是逃不過這個命運嗎?

什麼端莊大方,什麼蘭質蕙心,真的這麼好的一個人,為什麼說不要就不要了呢?結盟就一定要靠女人去聯姻嗎?就沒有其他辦法了嗎?

「公主殿下,快接旨吧。」

「接旨?我才不接旨!我要去找父皇!」季愔舞一把推開擋在面前的福貴公公,大步流星地往前走,走着走着就跑了起來。

養心殿前,御前侍衛攔住了正欲闖入的季愔舞。

「皇上有令,任何人不得入內!」

「難道本公主也不行嗎?」

季愔舞大喊,她故意說的大聲,就是想讓皇上聽見,躲在裏面做縮頭烏龜嗎?

「殿下恕罪,任何人都不得入內。」

她望着那緊閉的殿門,莫名的生出恨意來。恨的不是別人,是她自己。本來就不是她的父親,為什麼自己要沉淪進去,還理所當然的樣子。

失而復得,得而復失。

這下好了,又是沒人疼的孤兒了。

淚水在微紅的眼眶裡打轉,季愔舞攥緊了雙手,倔強的在那站了好久。

她抬頭望着天空,把眼淚憋了回去。沒什麼好哭的,又不是沒有被拋棄過,以前能活下去,難道現在就不能了?

最後,她還是離開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