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故與卿舞》[如故與卿舞] - 第6章 祝你早日暴富,早生貴子(2)

,才這麼小一丟丟,真是太小看她了。

「高木,你是不是也看不起我?我敬的酒你到底喝不喝?」

高木嘴角微微上揚,醉酒的公主與平時大不相同,還真是有點可愛。

「喝,哪敢不喝。」他揚起酒杯一飲而盡。

看着如此爽快的高木,季愔舞終於舒坦了些,舉起手中的酒杯,「高將軍這朋友值得深交,我祝你福如東海,壽比南山,早日暴富,早生貴子!」

「多謝公主!」

季愔舞盯着遠處,目光有些獃滯。

那個人是誰,怎麼一直盯着她看,這眼神看着一點也不友善,難不成是那個看她不順眼的寧陽郡主?不會又在打什麼壞主意吧?

站在不遠處的那人可不就是寧陽郡主。她看着季愔舞戲謔一笑,今日就不找她麻煩了,因為聽她爹說她就要遠嫁去天聖國了,季愔舞一走,她失去的都會回來,只會加倍的回來。

看她和高木喝得那麼開心,應該還不知道自己要去聯姻的事吧,笑吧,我看她還能笑多久!

季愔舞看着她只站了一會就走了,怎麼走了呢?不來找她麻煩了?就剛剛那兩分鐘里她都已經想好了怎麼對付她了。

無趣,無趣啊!

她收回視線,對上高木澄澈明亮的眸子,忍不住誇讚,「真好看。」

季愔舞眼神迷離,紅唇輕啟,看得高木呆愣了片刻。他想說,你也很好看!可是這種大不敬的話怎麼能說出口呢,只能在心裏默默地想着。

「快扶你們家殿下回去休息吧!」回過神來的高木輕聲對一旁的兩個侍女說,生怕被公主聽見了,等會又吵說她沒喝醉了。

高木望着季愔舞離去的背影,眸光微閃,顯出一抹暗淡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