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故與卿舞》[如故與卿舞] - 第6章 祝你早日暴富,早生貴子

舉國歡慶的日子裏,晚上更為熱鬧。鞭炮齊鳴,鑼鼓喧天,煙花絢爛綻放,闔家歡聚一堂。

季愔舞帶着兩個貼身侍女前去吃年夜飯,赴宴的都是些皇親國戚,達官貴人。

珍饈美饌,滿漢全席,就算是在現代的高級酒店估計也沒有這等美味佳肴吧。

又是聽曲賞舞,吟詩作對,又是這規矩那禮儀的,慢吞吞文縐縐,吃得季愔舞是一點不得勁兒。

她東瞄一眼西瞄一眼,看到了席桌上坐着的高木,他也來了。聽說他的父親是御賜的開國將軍,戰功赫赫,卻在一次戰場中英勇犧牲。

季愔舞趁着皇上與丞相兩人交談之際,偷偷離開了自己的座位,秋月和秋雨趕忙跟緊。

先前無聊的時候喝了幾杯酒,現在這酒勁好像上來了,她感覺腳底都有點飄飄然了。秋月和秋雨見狀,着急忙慌的都來扶她。

「沒事,我又沒有喝醉,不用扶我。」季愔舞甩開她們的手,有些踉蹌的來到外席,她輕輕拍了拍高木的肩膀,「高將軍,你怎麼一個人啊?同桌的人呢?」

高木指了指前面的長亭,「回稟公主,他們猜燈謎去了。」

他只瞧見她緋紅的臉上微微皺起眉,一臉認真的對他說:「高木將軍,不用這麼客氣,你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哪!來,我敬你一杯!」

季愔舞不由分說的就抓起一個杯子要倒酒,還好他眼疾手快,替她換了個乾淨的酒杯。

高木尋問似的看向秋月她們,秋月會意,「公主只喝了三杯。」

三杯就醉了?

季愔舞一聽可不樂意了,扭頭看向秋月,「你什麼意思,你是想說我不勝酒力嗎?以前我喝四瓶Rio都沒事,這區區三杯我就能醉了不成?」

說著她還用手比划著杯子的大小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