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故與卿舞》[如故與卿舞] - 第5章 除夕

季愔舞邊走邊思考着,怎麼好端端的會有刺客呢,按照慣例應該是去暗殺皇帝才對,為何會來殺她呢?

「秋雨,你家公主……我,有沒有得罪什麼人啊?」

秋雨想都不用想就說:「沒有啊,您平時待人可好了,而且也不怎麼出朝暉殿。」

秋雨一拍腦袋,「不對,寧陽郡主就總是給您使絆子,上次您落水,秋月說她好像看見是寧陽郡主推的您。」

「她為什麼跟我過不去啊?」季愔舞不解,這寧陽郡主是個什麼人物,誰給她的這麼大的膽子來刺殺她?到現在她還沒見着過呢。

還不是覺得自己得了幾分寵愛就目中無人了,還怨恨公主搶了她的,明明那才是公主應得的。秋雨在心裏想着,卻也不敢罵出來,只言道:「可能是嫉妒您能得皇上的喜愛吧。」

這就把她當仇人了?她咋不去記恨皇帝皇后,他們還有更大的權力呢。給你恩寵是看得起你,不給也沒有這個義務,再怎麼說那也是她的父皇啊!

季愔舞無奈得直搖頭,這皇宮也太可怕了,一個不小心就會沒命,她這還有點地位呢就這樣了,那些個宮女太監,平民百姓豈不是更慘。

怎麼辦?她不想是這樣的,可是自己又沒有能力,也改變不了什麼。就算是在她以前生活的先進時代,也是這個樣子啊,她不就是個活生生的例子嗎!

很快,公主被行刺的事情就傳到了季允懷的耳朵里,旋即便令高木追查此事。

季愔舞想着那些事,心情不免有些低落,祈福的時候也心不在焉的,好在也沒出什麼差錯。

回到朝暉殿時已是晚間,月亮似是染上了這冬夜的寒氣,藏在雲層之中。好在星光燦爛,照亮了整個世界,明天應該是個好天氣。

季愔舞也有些累着了,半眯着眼睛任由秋月和秋雨兩人給她卸妝洗漱。

放寬些心態,把每一天過得都不後悔就好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