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故與卿舞》[如故與卿舞] - 第4章 這人不錯,列為駙馬人選

朝暉殿內,季愔舞悠閑地躺在躺椅上,兩腿交疊搖晃着,嘴裏吃着葡萄,沐浴陽光,甚是享受。

經過幾天的學習適應,總算是習慣了這種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日子。這有啥不適應的,懶一點,豪橫一點就行了。

突然感覺眼前一黑,季愔舞抬頭一看,剛剛還出着太陽呢,轉眼就變天了。

一旁的秋月把時刻備着的暖手爐遞到季愔舞手裡,「殿下,天冷得很,快進屋吧。」

季愔舞敗興而歸。這富人生活上是不錯,可成天不是吃就是睡,實在是無聊得緊。

好想逛街買衣服,喝奶茶擼串兒,看電影追劇……

「再過兩天就是除夕了,到時候就熱鬧了。」秋月發現自從落水後的公主就變得和以前不一樣了,以前是歲月靜好,現在……不知該如何形容,總之一定是喜歡熱鬧的。

「是嗎?那是不是會有歌舞晚宴,煙花爆竹?」季愔舞一聽就來勁了。

「是的,公主。頭一天還會去宮外的古泉寺上香祈福。」秋月拿了件紅色毛絨大氅給季愔舞穿上,這一天比一天冷,可別下雪守歲啊。

季愔舞緊了緊大氅,摸着上面的絨毛,想着出宮的事兒。

要是能去街上逛逛就好了,那些電視劇里演的好不繁華熱鬧,各種新奇事物,能親眼看上一看那可是極好的。

季愔舞左盼右盼的,終於等到了出宮祈福的那天。

她看着秋月和秋雨又是帶這又是帶那的,不禁催促道:「帶那麼多東西幹什麼啊,今晚不就回來了嗎?快點吧,等會他們都走了!」說著就要往外走。

「來了來了,殿下,這些個東西可都是會用到的,可不能委屈了您。」秋雨和秋月快步跟上了季愔舞的步伐。

坐着步攆來到了宮門口,還有好些轎子等在這裡,季愔舞這才鬆了口氣。

「別擔心,皇上哪能不等公主您就先走呢!」秋雨寬慰着。

季允懷撩起帘子,從轎子里探出頭來,「舞兒,快到父皇這來。」

季愔舞聞聲扭頭,小跑着過去,皇上的轎子一定很舒服。突然想到了什麼,她在轎子前停下整理了一下儀容,不急不慢地上了轎子。

一行人很快就來到了古泉寺,只有皇親國戚,達官貴人才能來的皇家寺院。

沿着石階一步步往上,寺院方丈攜一眾弟子早已恭候在門口。

再往裡走,山門殿前的放生池連着山泉泉眼,歷史悠久,故此得名古泉寺。

「廂房已收拾妥當了,皇上娘娘們先稍作休息。」方丈大師雙手合十施了施禮。

季允懷微微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