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故與卿舞》[如故與卿舞] - 第2章 這就是父愛嗎?

「可不是那個會說話的鸚鵡,朕就知道你會想岔了。」

季允懷隨即抬了抬手,站在一旁的福貴公公立馬就明白了皇上的意思,命人準備了筆墨紙硯來。

這皇帝對朝政上的事其實並不怎麼精通,之所以能穩坐江山這麼久,多虧了有個從小輔佐他且精明能幹的攝政王,也慶幸他的運氣好,皇子大臣多半都是省心的。

就是這種種原因讓他變得和那些文人墨客般,優柔寡斷,感情用事。

所以知書達理,不諳世事的季愔舞深得他意。

季允懷抬手一揮衣袖,提起筆就在宣紙上寫下三個字。穩穩落筆,示意福貴拿給一旁的季愔舞看。

原來是這幾個字,季愔舞尷尬地搓了搓手。也是啊,好歹是個公主,怎麼會取如此草率的名字呢。看這皇帝的毛筆字寫得還挺不錯的,都說字如其人,應該是個有文化的,打臉來得太快了。

「父皇還有一堆奏摺要看,就不多陪你了。記得乖乖吃藥,好生休養。」季允懷又拍了拍季愔舞的手,這次她沒有躲開。

多麼慈祥的目光,多麼關切的叮囑,這就是父愛嗎?她從來沒有感受過。呆愣愣地點了點頭,看着他離開。

她從小在孤兒院長大,父母是什麼樣子她都不知道。院長說她是在孤兒院門口撿到她的,因為她先天失聰被丟棄了。不要說什麼調取門口的監控了,他們可是全副武裝,有備而來。

可能老天爺終於開眼了吧,她不僅沒有死,重生到了這裡,雖然是借用了別人的身體。但這沒關係,她能清楚的感知這一切。她有爸爸了,還是集萬千寵愛於一身的公主。

這波穩賺不虧!

那就在這好好的生活下去吧,努力適應這裡的環境。季愔舞暗暗的在心裏給自己加油。

「公主,該喝葯了。」秋月把碗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