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故與卿舞》[如故與卿舞] - 第10章 你好,家政服務

季愔舞和蘇北故一前一後來到了定州,還同時選擇了這裡最豪華的天上人間大酒樓。

安置好一切,高木才帶着手下前去採購,臨走前還特意叮囑季愔舞不要亂跑,一定要出去的話要帶上侍衛同去。

「好餓啊,咱們出去吃點東西吧。」季愔舞從床上坐起來,招喚着秋月和秋雨。

這間酒樓一樓是大堂,二樓中間鏤空,四面走廊圍成方形,互相連通,一半是住宿,一半是食肆。

季愔舞經過一處雅間,在關門的一瞬間,聽見裏面傳來一個老者的聲音,「參見永寧王。」

永寧王?好像是她駙馬人選之一,他怎麼在這?

她也不好明目張胆的在這裡偷聽,像這種大人物應該都有暗衛,說不定正在哪裡盯着她呢。

她強裝鎮定,「突然不想吃了,我們回去吧。」

她拉上還兩臉茫然的秋月和秋雨轉身往回走,回的卻不是她的那間房。在那雅間的正對面的一間房間門口停了下來,她有些心虛地左右看了看,才鼓起勇氣推了推門。

居然真的開了,而且裏面還沒有人。

秋雨有些不解,「殿下這是要幹什麼?怎麼還到別人的房間里來了?」

季愔舞把食指放嘴唇上,做了個「噓」的手勢,她把門關上,但沒有關緊,露出一條細縫。

「你剛剛沒聽見那人喊永寧王嗎?指不定是我未來的夫君,先看看長什麼樣。」

「那為什麼要跑到這裡來偷偷的看呢?」秋雨撓撓頭,還是不理解。

「你傻啊,萬一裏面在討論什麼家國大事,被我們聽去了,你覺得你的小命還能保多久?這裡是最佳位置。」

季愔舞趴在門縫前眼睛都瞪直了也沒見裏面的人出來,這是在談什麼啊,要這麼久?

秋月見公主揉着她的腰,便說道:「殿下,讓我們來看吧,您先休息一會。」

「我的夫君我不看着,等會跑了怎麼辦?」

於是,三個人撅着屁股,一個比一個蹲得低,眼巴巴地望着對面,三個人看着總不會跑了吧。

蘇北故一到這裡就約了知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