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故與卿舞》[如故與卿舞] - 第1章 叫啥不好叫個動物名

一陣風吹過,帶着絲絲雨後的氣息,吹得牆上的字畫嘩嘩作響,乳白色的帷幔輕輕飄蕩起來。

床上的人皺了皺眉,似是要醒過來了。

一位身着青衣的宮女匆匆走到窗前,把窗戶關上。又移步來到床邊,看着上面躺着的人,默默地嘆了口氣。

也不知道她家公主殿下什麼時候才能醒過來,好端端的怎麼就落水了呢,她瞧着分明像是那寧陽郡主給推下去的。

寧陽郡主比她們家公主殿下大上幾歲,那郡主別提有多受皇上的喜愛,可當公主降世後,這些恩寵似乎就開始少了起來,當然是自己的親身女兒更受寵啊!

金榮國唯一的公主——榮安公主,季愔舞!

只是這公主乖巧懂事,一點沒有被萬千寵愛給寵壞了,不像那寧陽郡主,生性刁鑽古怪,蠻橫無理。

原本安靜的寢宮裡突然傳來一陣低沉的咳嗽聲,正是季愔舞醒了。

季愔舞有點艱難地坐起身來,只覺得全身酸痛,喉嚨干癢,腦袋也昏沉沉的。怎麼了這是?怎麼會如此難受?

「公主,您終於醒了!真是太好了」

「您先喝點水潤潤喉。」宮女秋月趕忙倒了一杯水遞給季愔舞。

還有點懵懵的季愔舞順勢接過杯子,水還沒送到嘴邊呢,就又聽見眼前的人說:「奴婢還是去請太醫再來給您看看吧,別落下什麼病根才是。」邊說著邊扶了扶身子就往外走去。

「哎……?」

季愔舞抬了抬手,想叫住她,可是慢了一步。

公主?奴婢?太醫?這都什麼跟什麼啊?

喝了好幾口溫熱水,嗓子總算好過一點了,她才開始打量起這屋子來。

轉了一圈,她發現這些傢具都是實木的,看那雕龍畫鳳的做工應該挺貴的,是個有錢人家。只是那梳妝鏡有必要也那麼仿古嗎?看得清楚個什麼啊!只有她模模糊糊的身形。

好像有點寬?

什麼有點寬啊,季愔舞這才發現自己穿的是漢服,這裡三層外三層的,還有這又長又大的袖子,實在是有點麻煩。她摸了摸,不過這料子還挺舒服的呢。難不成是什麼冰絲還是天蠶絲做的?

她又往銅鏡面前湊了湊,頓時嚇得她連連後退。

這……這是一張陌生的面孔。

季愔舞摸着臉的手都在微微顫抖。

有些片段從腦子裡蹭蹭的往外冒出來,她頓時覺得頭痛欲裂。她記得兩個男的圍着她,一個抓着她的頭髮,擒着她的雙手,一個在她身上到處亂摸,還說著一些污言穢語。

長長的街道上愣是一個人也沒有,漸漸有些體力不支,她知道今天是必死無疑了。

可她寧願自己結束生命,也不願被這兩個酒鬼人渣欺凌致死,絕不!

她拚命掙扎着逃出男人的禁錮,轉身朝着旁邊的長河跑去,用盡最後一絲力氣跳了下去。

就這麼跳河了,跳得決絕,沒有一絲留戀。在這世上她本就孤身一人,沒有親人朋友,沒什麼值得留戀的。

她以為她沒有死成,被什麼有錢人家給救了。可現在她這張臉也變了樣子,這可不是死沒死成的問題了。

難道她被人偷偷整容了?

季愔舞輕笑出聲,她又沒錢沒勢的,沒什麼利用價值,給她整容圖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