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痴如醉:總裁,別太粗魯/如痴如醉:總裁,別太粗魯》[如痴如醉:總裁,別太粗魯/如痴如醉:總裁,別太粗魯] - 07 他將她抵在了鋼琴上

「停下,馬上停下!」厲彥琛的助理史強聽到這首曲子後,整個人快瘋了,急怒地沖她喊道:「換其他曲子,沈明媚,你想找死嗎?」

沈明媚恍若未聞,繼續在黑白琴鍵上輕撫,彷彿已經沉浸在這首曲目中。

她的經紀人陳翔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滿臉地擔憂,連忙急切地拍打着桌子,「明媚,趕緊換首曲子,別彈這首了,不然大老闆要生氣了……」

不僅如此,底下的那些人全都面色惶惶,一副大難臨頭的懼怕模樣。

驚呼聲一陣接着一陣,就連白嬌嬌也嚇得僵在那裡,不敢相信沈明媚竟然敢彈這首曲子,她這純粹是不想活了!

不管底下的人如何害怕,如何議論,沈明媚還是堅持着將這一曲「夢中的婚禮」彈完了。

結束了她的表演後,台下的人徹底安靜了。

所有人不可置信地目光都落在了沈明媚的身上,看她的眼神就像在看一個死人!

這首曲子是厲彥琛的禁忌,之前所有敢在他面前彈奏這首曲子的人,下場都不好過,她也不可能是個例外!

沈明媚停下雙手,像是沒事人一樣的起身,朝台下走去。

厲彥琛像是才回過神來,幾步衝到她的面前,英俊剛毅的五官看起來特別的冷硬,幽深的眸子像無底漩渦滲透着無盡的寒意,渾身散發出冰冷危險的黑色戾氣,給人一種無形的壓迫感。

隨着他衝上來的一瞬間,底下的人全都倒吸一口涼氣,下意識地嚇退好幾步。

沈明媚美眸一眯,淡定地朝他笑道:「厲總,你覺得我彈的怎麼樣?」

眾人全都瞪大雙眼,驚呆了看着她。

她膽大包天的彈了大老闆禁忌的曲子就算了,還敢當眾問老闆她彈的怎麼樣?

果然,她的這句話激怒了厲彥琛!!

「誰准你彈這首曲子的?」排山倒海的怒意襲來,厲彥琛怒不可遏地伸手用力地掐住了她的脖子,將她整個人抵在了鋼琴上面,目光像鋒利的冰渣般嗖嗖的朝她直射了過來,渾身彷彿要爆發出了蝕骨火焰。

沈明媚眨了眨雙眼,水潤潤的眸子閃着無辜又疑惑的光澤,像是完全不知道這首曲子不能彈一樣。

「你找死!」厲彥琛暴怒的眼裡迸發出猩紅的怒氣,俊臉蕭瑟而緊繃,有股肅殺之氣蔓延而出。

他狠狠地加重了手下的力道,眼神陰鷙寒戾,如同斧鑿刀刻五官線條籠罩着黑暗,彷彿真的要將她置之死地。

沈明媚呼吸一窒,只感覺喉嚨一陣疼痛,她快要呼不上氣了。

她的臉色越來越青紫,空氣越來越稀薄,眼前的一切也開始變得模糊。

她真的快要被他掐死了。

可是周圍那麼多人,卻沒有一個人敢上前來勸說的,大家都不敢管厲彥琛的閑事,眼睜睜地看着她被他掐的幾乎要窒息而亡。

最後還是她的經紀人陳翔壯膽上來求情:「老闆……明媚她不是故意的,你就饒了她這一回吧?」

「不是故意的?」厲彥琛漆黑而深邃的眸色不禁沉了沉,俊美的臉龐一陣緊繃,就連語氣也染上了一層冷凝。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