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痴如醉:總裁,別太粗魯/如痴如醉:總裁,別太粗魯》[如痴如醉:總裁,別太粗魯/如痴如醉:總裁,別太粗魯] - 04 要她引起大老闆注意

她大大的翻了個白眼,本想將手機扔到一邊,不予理會。

可是沒想到厲彥琛的電話緊接着就打了過來。

「喂!」沈明媚深吸一口氣,拿起手機接聽。

「滾回來,不要讓我再說第二遍!」厲彥琛狠厲地嗓音,彷彿染上一層冰渣般,讓人不寒而慄。

「不好意思,厲先生,我不會滾!」沈明媚冷嗤了一聲,嘴角浮起一抹壞心的勾紋。

「你說什麼?」厲彥琛握着手機的手一緊,深邃的眼眸迸發出危險黑暗的幽光,似不敢相信她會用這種態度跟他說話。

沒錯,若是以前沈明媚肯定拿他當金主一樣供着,他說一,她不敢說二,他說往東,她絕不往西。
可現在不一樣了,他們之間的交易已經結束了,她已經在他這裡得到了她想要的一切,當然也就不需要再看他的臉色了。

「我現在已經回家了,滾不回去了。
」沈明媚撇撇嘴,挑起一抹惡意的挑釁:「還有我們現在已經沒有任何關係了,麻煩你以後不要再隨便給我打電話!」

說完不等他反應,她已經掐斷了電話。

這一年內,她將自己賣給厲彥琛,每一次都是恭恭敬敬地等他命令完,他先掛了電話,她才像個丫鬟似的跟着按斷電話。

今天她是破天荒的頭一次,直接掐了電話,絲毫不給他面子。

沈明媚心裏的感覺那叫一個爽,掛上電話後她直接關機,倒頭就睡!

厲彥琛聽到電話那邊傳來的嘟嘟聲,陰沉的面色像冷空氣過境般,薄唇角抿成一條,渾身散發著讓人畏懼的冰冷。

沈明媚美美的睡了一個大覺,直到第二天快到中午的時候,才醒過來。

她打了個大大的哈欠,隨手摸出手機開機,裏面有好幾個未接來電。

不是厲彥琛,倒是她的經紀人阿翔打來的。

沈明媚很快給他回了電話過去:「阿翔什麼事啊?」

「什麼事?我還問你什麼事呢?原本定好你出演《巫山風雲》的女一號怎麼一夜之間被撤換了?」經紀人阿翔着急地質問。

「什麼?這麼大的事情,你怎麼現在才告訴我呢?」沈明媚驚訝地從床上跳起來。

「你還說呢?我從今早開始就給你打電話,你手機一直都是關機的狀態……」經紀人阿翔氣憤地反問。

沈明媚煩躁的抓了把頭髮:「那現在要怎麼辦?還有什麼補救措施?」

「今晚在藍天酒店有場宴會,《巫山風雲》的導演製片都會出席,聽說大老闆也會來,你最好準時出現,要是能讓大老闆看上你,說不定還有機會挽救……」阿翔皺着眉頭對她叮囑。

「知道了……」沈明媚底氣不足地回答。

若是她告訴經紀人阿翔,昨晚她剛把大老闆給得罪了,阿翔會不會直接氣暈過去?

雖然知道自己得罪了厲彥琛,挽救的機會基本上為零,但為了讓阿翔安心,她好歹也得過去宴會上露露臉,假意示個好。

當然了,以她對厲彥琛的了解,他既然決定撤換了她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