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痴如醉:總裁,別太粗魯/如痴如醉:總裁,別太粗魯》[如痴如醉:總裁,別太粗魯/如痴如醉:總裁,別太粗魯] - 02 賞她的分手費

「結婚?!」厲彥琛瞳眸一縮,眼底迸發出陰鷙的寒戾,帶着無比銳利之感。

「是啊,我要結婚了,我們之間的交易也結束了!」沈明媚釋然地表情,目光直對上他的眼睛。

厲彥琛的神情瞬間冰冷可怕,俊臉黑沉,有股肅殺之氣蔓延而出,就像是恨不得大開殺戒那般的恐怖。

「滾!」他怒吼一聲,渾身散發著危險的黑色瘴氣,整個人像冷空氣過境般,冰冷徹骨。

沈明媚渾身一顫,被他猝不及防地狠勁力道推開,她身子不穩,摔倒在地上。

厲彥琛卻不再多看她一眼,徑直起身,從一旁的書桌抽屜里取出一張支票和幾打現金,全都扔在了她的臉上。

「這是賞你的分手費!」他冷冽的嗓音,目光鋒銳如刃。

那張支票直直地砸在了沈明媚的臉上,劃破了她細嫩的肌膚。

幾打現金鬆散開來,如錢雨一般在半空中飛揚,直至落到她旁邊的地上。

沈明媚咬緊牙關,雙手下意識的攥緊成拳頭。

她知道厲彥琛這是在故意羞辱她!

只是她不明白他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怒氣?

一年的交易期限已到,她主動離開,不是自覺解決了他的後顧之憂?難不成他還希望她跟他繼續續約?

可是據她所知,厲彥琛身邊的情人從來不會超過三個月,他肯讓她留在他身邊長達一年之久,已經是破天荒的事了,她不想再奢求太多,反正這一年內她要的名跟利,他已經滿足她了。

「撿起來,滾出去!」厲彥琛硬冷地命令,清冷而深邃的目光,像卒染了冰碴般直直的瞪着她。

沈明媚目光緊了緊,胸口泛酸,但她依然隱忍着即將噴涌而出的淚水,默默低着頭,一張一張的撿起地上的鈔票。

她要記住他此刻的羞辱,那會讓她更堅定自己離開他的決定是正確的。

不知過了多久,沈明媚終於撿完了地上的錢,她站起身來,昂首挺胸,驕傲如同孔雀。

「厲彥琛,謝謝你的錢!」

說完轉身,不帶任何眷戀地轉身離開了他的房間。

身後傳來厲彥琛的怒吼聲,沈明媚沒有停下腳步,急速地下樓,來到玄關處換了鞋,打開大門走了出去。

此時正是夜半時分,晚風吹在身上,帶着刺骨的寒意。

沈明媚身上只穿着一件厲彥琛薄薄地襯衣,裏面連內衣褲都沒有,分外的感到寒冷。

她裹緊了身上唯一蔽體的襯衣,薄唇緊抿着,帶着淡淡的落寞和倔強,下了台階,狼狽的離開他的別墅。

這一帶是S市著名的富豪別墅區,佔地千畝,入住這裡的人非富即貴,出行通常都是私家車接送。

以前沈明媚每個周末過來,都是厲彥琛的助理派專車接送她的。

今天不同,她是被趕出來的!又這麼晚了,根本不可能打到的士!

雙手抱臂,沈明媚一步步地朝前走着,她算了一下,從這裡走出別墅區,大約需要一個小時的時間。

幸好現在是深更半夜,外面根本無人,也就不會有人注意到狼狽的她。

走了一段路後,她還沒有離開別墅區,沈

猜你喜歡